这时候,皇倾舞带着迷蒙的眼神看着韩亦初,眼中湿漉漉的,觉得这个时间好慢也好快。

  她都被韩亦初蛊惑的有些受不了。

  她都被韩亦初的样子给刺的眼睛恍惚了下。

  因为受不了,皇倾舞忍不住身体动着,她一动就会磨蹭住韩亦初。

  让韩亦初手中的动作一顿,抽了口凉气。

  他深深的看着皇倾舞,若有轻叹道:“真是我的妖精!”

  韩亦初也只是将外套脱下,将衬衫的扣子解开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韩亦初的手机铃声响了。

  皇倾舞清楚的看到,在铃声响的那一刹那,韩亦初的身体僵硬了下,他的神色也变了。

  尤其他眼底的情动在这一瞬间褪的干干净净,变得冷凝清明。

  看着韩亦初这样的神色,皇倾舞不知为何,心咯噔的跳了下。

  而且她有听过韩亦初的手机铃声,这个铃声绝对不是他平日所用的手机。

  韩亦初身体僵硬了下,停顿了下,没动。

  皇倾舞感觉自己的心也要跳出来,她紧紧抿着唇,也不说话。

  整个卧室的空气都有些过于安静,静谧的厉害。

  手机第一遍响了后,又响了一遍。

  韩亦初神色微变,直接下床离开了卧室。

  皇倾舞感觉到她全身的热度都降了下来,身体里的渴望和热情也都褪去了。

  她不知道是谁给韩亦初打的电话,但是她知道,这个电话一定对他很重要。

  她知道,这个应该是韩亦初的私人手机。

  平日她哥哥也是有私人手机号的,那是专门对重要人用的手机号。

  只要是私人手机号响,哥哥就会接起来。

  她和妹妹还有爸妈都是打哥哥的私人手机号。

  这时候,皇倾舞越想,就越胡思乱想,心里就越酸楚。

  不过这种酸楚感,她不是习惯了吗?

  皇倾舞自嘲的笑笑,等了一会,韩亦初没回来,她自己深吸一口气,起身去了浴室,洗了个澡。

  等皇倾舞洗完回卧室的时候,她也没看到韩亦初。

  等了许久,皇倾舞有些不甘心,走出卧室去看,发现哪里都没韩亦初的身影。

  佣人看到皇倾舞,开口道:“少夫人,少爷刚刚有事情出去一趟,他本来要跟你说,可是你在浴室里洗澡,他便让我们告诉你一声。”

  皇倾舞神色淡淡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虽然有解释,虽然自我有安慰,但是皇倾舞的心里还是不舒服。

  她现在都有一种冲动要离开这里。

  能让韩亦初撇下她的人一定很重要吧!

  否则他也不会那么急切。

  皇倾舞心里甚至本能的想,会不会是因为赫连蔓?

  一想到是因为这个人,皇倾舞的心就揪了起来。

  她似想到什么,眼中闪过一道很亮的光芒,她似乎是做了一个决定。

  她再不要被动承受这些。

  皇倾舞赶快收拾好自己,穿戴好,拿起手机给韩亦初打电话。

  可是打韩亦初的电话,手机根本就接不通。

  皇倾舞也不确定韩亦初是不是没带手机,还是不接电话。

  皇倾舞眸光闪了闪,直接打了另一个电话,这是黑龙党暗线消息网的内部电话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