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刚刚的话,让皇倾舞还是忍不住这样问出一句。

  也许她本就知道答案,只是为了让自己更死心而已。

  韩亦初听到这句问话,眉心一蹙,似乎不知道如何回答,也或许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  他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回答皇倾舞。

  也或许他在思考,思考自己心底的爱是如何的。

  但是皇倾舞看着韩亦初蹙眉犹豫的神色,心咯噔一跳,疼了起来。

  她心底自嘲的一笑,明明就知道答案了,为什么还要问。

  原来有一天,她也可以变成这样,跟别的女人没什么两样,也会为爱去纠结,纠结一个答案。也会因为一个答案而开心而伤心。

  皇倾舞不想再为难他,最后一晚,她想给两人留下美好的一面。

  韩亦初在思考的时候,看到皇倾舞明显有些低落的神色,开口想说什么。

  但是皇倾舞有没有勇气去听韩亦初的回答了,她赶快开口道:“亦初,你记得,我爱你,很爱很爱,将全部的力气都用来爱你了。”

  不知为何,韩亦初听着这句话,心很疼,狠狠的颤了下。

  他不由自主的很用力的抱紧皇倾舞,低头轻轻吻着她的额头,“我知道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韩亦初只觉得对皇倾舞有太多太多的歉意,他很想对她好,让她开心,给她快乐,但是韩亦初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给予皇倾舞快乐。

  之前给她买一些东西和首饰,看她还很开心的样子,但是后来她似乎并不喜欢那些了,看到那些礼物她都不是很开心的样子。

  韩亦初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,想要的是什么。

  对不起什么,韩亦初没说,皇倾舞也不懂。

  但是皇倾舞会在心里胡乱的猜测,觉得韩亦初说的对不起,是因为无法爱她。

  皇倾舞摇头,道:“亦初,不要说对不起,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也是我想做的事情。”

  是她想做的事情,但是她没说,一个人爱的深了也会累的。

  她本不是这样对爱情死缠烂打的人。

  她之所以一直没放开韩亦初,就是因为前尘往事。

  若非前尘往事,皇倾舞都无法想象她会这样去爱一个人,爱的都有些卑微了,连她自己都看不起。

  她不喜欢这种卑微的感觉,但是爱情不是自己能控制的,所以她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无奈感。

  两个人抱了许久,皇倾舞再不舍,也主动放开韩亦初,“我做了一桌的菜,再不吃就凉了,就等你回来呢!”

  “怎么今晚做那么多的菜。”

  “学校放寒假了,我要庆祝一下,多做一些菜,都是你爱吃的口味,你要赏脸多吃一些。”

  韩亦初温柔的笑了笑,“你做的菜都是最好吃的,我会多吃一些。”

  韩亦初也不得不承认,自从有了妻子后,他的一日三餐比较正规,胃也好了很多,再不会有疼的感觉。

  吃饭的时候,皇倾舞非要坐在韩亦初的怀里。

  韩亦初宠溺也无奈的顺着她。

  这两个月以来,他都习惯宠着皇倾舞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