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是现在,韩亦初心里还希望着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假的。

  他没勇气看信,他怕看到倾舞说的一些绝情的话。

  是他对不住她的,真的是他对不住她。

  当初,他和赫连蔓恋爱在一起,对赫连蔓好的时候,倾舞到底是一种什么感受呢?

  那时候他第一眼注意到她的时候,她用颤抖着深情的眼眸看他,他却避开了。

  那时候他的眼里心里都是赫连蔓……

  其实那时候,他在看到倾舞的时候,心也是有触动的吧,只是被他逃避开了。

  那时候他只想着赫连蔓,只想着不要对不住蔓儿。

  哪想到他食言伤害了倾舞。

  她那时候该多痛多失望,可是她却依然坚持的爱他。

  到底是什么给了她那么大的勇气

  一想到这些场景,韩亦初痛的都有窒息感,他都想拿刀插进心口,也许这样心就不再痛了。

  他无法面对自己,无法原谅自己。

  他过去为什么要伤害他最爱的倾舞,那是他爱了两世的人,是前尘中,他哪怕伤害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人儿。

  他愧对倾舞,只要一想到现实中,他对待倾舞的样子,他就受不了,接受不了那样的自己。

  他自始至终深爱的都是她呀,都是她,可是他明白的太晚。

  他的倾舞怎么舍得离开。

  昨夜还在恩爱缠绵,她怎么可以让他醒来就再也看不到她了。

  没有人知道,一醒来见不到她时的那种慌乱感,就连现在他心口都泛起一股恐惧的感觉。

  他不敢想如果找不到倾舞,他该怎么办?

  他不敢想,如果没有倾舞,他以后该怎么办?

  他怎么可以没有倾舞,他不能没有她。

  想着,韩亦初放在身侧的双手都紧紧握成拳头。

  他现在动用韩家的消息网来查,也根本查不到倾舞去了哪里。

  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韩家查不到的消息,只能说是倾舞早有安排,让他找都找不到。

  她怎么可以?太残忍了。

  为什么要这样惩罚他,为什么?

  他爱她啊,很爱很爱,前尘中就爱到了骨子里,这一世现实中,她对他的好,难道都是假的吗?

  这样离开真的让他受不了的。

  韩亦初捂着头,剧烈的疼了下,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慢慢平复情绪。

  他捏着信封的手颤了好几下,最后定了定心神拆开信封。

  哪怕再没勇气看信,他也抱着希望,想能通过信封知道她去了哪里。

  他想知道她的心里话,想知道她心里想什么。

  韩亦初用慢动作打开信封,打开折叠的信纸。

  “老公,请允许我最后这样叫你,我用了我最大的力气去爱你,用了我最大的热情爱你,依然没有得到你的爱,我想,你是属于赫连蔓的,既然她已回来,我祝你们幸福……

  你不必担心我还会回来打扰你,我已经决定彻底忘记你,我们相逢不识,再见陌路……

  也许不会再相见了……

  离婚证书我已经办理好,你现在是自由身,不必愧疚,不必为难,我爱过你,希望你幸福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