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露整天跟皇逸泽待在一起,也想跟年轻人一样出去玩一玩,她本就是爱玩的性子。

  她看着皇倾蝶说自己年轻,心里美美的,“小蝶,既然这样,那妈妈陪你一起,我也体会一下追偶像的感觉,当年我所有精力都用来追你父亲了,早知道我其实也可以追追偶像的……”

  皇倾蝶听着自己母亲的话,刚想说什么,就感觉到屋内空气的温度骤然下降,脊背都冷飕飕的感觉。

  她转头一看,就见不知何时自己的父亲走了进来,神色邪魅幽幽。

  她赶忙站起身,“妈,我想了,我还有别的事情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小蝶,我们还没说完呢……”

  云碧露蹙眉,这孩子怎么见她父亲来了,就走了呢。

  皇倾蝶离开房间后,还细心的给两人将门关上了,父亲在房间里发火吧,可千万别迁怒到她身上。

  也就只有母亲能治住父亲。

  不过母亲刚刚那句话,肯定会让占有欲极强的父亲动怒的。

  不过她们大人的事情,就跟她无关了。

  云碧露要朝门外走去,刚经过皇逸泽身边,就被他一把抓住了手,“你要去哪里,看什么人?”

  皇逸泽全身都泛起幽幽的寒气,他在隐忍着自己的情绪,不让自己伤害到碧露。

  这么些年,他对她的爱与日俱增,从不曾减少,怎么能允许她对别的男人感兴趣。

  “我整天在家无聊,小蝶要看偶像,我跟着去看看,怎么了?”

  云碧露撇嘴,神色都是对皇逸泽的不满。

  “你要是无聊,我带你出去玩,但是要看别的男人,不允许。”

 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霸道的样子,很无语,两人都在一起这么些年,他怎么占有欲还这么强。

  “我就是看看。”

  皇逸泽一把将云碧露拽进自己的怀里,“看看也不行,你要看只能看我。”

  “可我看你都看了这么些年了。”

  皇逸泽听到这句话神色更冷了,“你这是厌烦了?就算是厌烦,我也不允许你离开,听到了吗?”

  “你不能这样,我生气了,我也有自由的,我就是要去看。”

  皇逸泽被云碧露的固执给气着了,他邪魅的眼中闪过暗沉的光芒,仿佛要吞噬一切。

  “看样子,我还没惩罚够你。”

  说着,皇逸泽将云碧露打起横抱,直接抱上了床。

  他这一次根本就不怜香惜玉,直接将云碧露扔在了床上。

  云碧露这会明白皇逸泽要做什么,她一个激灵起身,在床上一滚就要下地。

  皇逸泽怎会允许她离开,倾身而上,将云碧露直接困在自己的怀里,“不许逃,不许看别人,也不许离开。”

  云碧露生气的挣扎,用手锤打皇逸泽的胸膛,“你太霸道了,太霸道了。”

  这么些年,他是宠着她不错,可是她的自由也受限制的,啊啊,她要抗议。

  皇逸泽这么些年也知道了怎么制住云碧露的办法,他不跟她争执,抓住云碧露的双手放在她的头顶固定住,低头直接吻上她的唇瓣。

  云碧露的敏感,皇逸泽都知道,只需一会,云碧露就软化成水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