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的声音都是嘶哑的,无人懂他的心,无人懂他此时的痛。

  所以他只能独自品尝这种痛。

  闭着眼睛的时候,韩亦初脑海里全是皇倾舞的身影。

  突然他似想到什么,他的神色一变。

  韩亦初一个激灵站起身,他赶快给自己的属下打电话,“你查一下,xx那天晚上,少夫人是如何找到我的位置的?”

  他突然想到了,这个是突破口。

  那一天,他突然离开,是去河边找赫连蔓去了,他的行踪从来都是隐蔽的,而且道上知道他身份的人都不敢查他。

  更何况如果有谁跟踪他或者查他,韩家的影卫是会发现的。

  但是那一天,皇倾舞却很快的找到了他,而且也跟着去了河边。

  皇倾舞肯定是动用什么力量查的,也许知道她用的什么消息网,他就能知道她的身份。

  想到这种可能,韩亦初心都跳了起来。

  很快的,某属下也把那天皇倾舞跟着去河边的视频发给了韩亦初。

  韩亦初看完视频后,心更痛了。

  他的手都微颤,全身一个无力,差点将手机给摔了。

  他看到了视频里皇倾舞的泪,看到了她一个人朝着河边走去。

  看到这一幕,韩亦初全身都变的冰凉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他全身都有一种恐惧感,他怕倾舞那天想过做傻事。

  虽然知道这是过去的视频,知道倾舞没事,但他还是心有余悸。

  好在,倾舞后来坐上车离开了。

  这一幕幕的又冲击了韩亦初的心。

  他从来不知道她还经历了那番心理变化,他在视频里看到了她疼痛的眼泪,看到了她痛苦的神色。

  韩亦初自责痛苦,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忧伤。

  那一天,倾舞回去后根本什么都没跟他说。

  他也从来不知道她那天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  他想起来了,倾舞后来试探的问过他,可是他什么都没说。

  韩亦初仔细的回想,好像是从那天开始,倾舞开始转变态度,开始给他做饭对他很好,对着他笑,嬉笑怒骂的任性着,让他宠着。

  韩亦初心颤了颤,他明白,皇倾舞是从那天开始就决定最后离开了吧!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他竟然一直都没发现,一直都不懂。

  如果早知道,他就该多用心对她,跟她坦白一切。

  可是他知道,那时候他没有前尘中的记忆,而且也没意识到他其实就算没记忆,在心里也刻进了倾舞的身影。

  可是这一切他都没来及的说,真的都没来及的告诉她。

  韩亦初脸色紧绷着,血色都全部褪去了。

  他接着拿起钥匙,去了学校。

  他直接调出所有的档案资料,没有倾舞的,却也发现皇倾舞早已经办了毕业手续。

  他竟然从来不知道。

  她……她才大三,她竟然就是在这段时间,短短几个月内修了所有的学分,论文也写了发表了,就这样毕业了!她真的是决定彻底离开他的世界了。

  韩亦初身形一晃,喉咙一个腥甜味,眼前一黑,这一次他是真的受太大刺激晕过去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