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皇倾舞在视线里,韩亦初真的就跟丢了魂一样,整个人都提不起任何的精神。

  他的心很疼很疼。

  看不到皇倾舞,他的心就跟空了一样。

  只有抱着她,体会她的气息,才能让他的心活过来。

  刚刚心活过来的那种感觉,真的很好很好。

  他知道皇倾舞可能真的忘记了他。

  他都感觉这样太残忍,心太痛。

  可是他舍不得怪倾舞,他能怪的只有自己。

  若是他当初能好好珍惜倾舞,若是他当初能好好爱她,懂她所想,知道她想要什么,若是能早点发现自己心中的爱,他就不会弄丢她。

  所以这会,韩亦初一直都在自责中。

  他还在等待消息。

  韩亦初本就长得精致完美,尤其还带着一丝忧郁的气息,站在酒店门外,回头率是真的很高。

  很多女人都忍不住看韩亦初,甚至有的都想靠近他。

  但是她们也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周身都带着一股寒气。

  “这是谁?长得也太好看了吧?一眼惊艳,我都能感觉到心跳的声音。”

  “你看他的穿着,低调奢华,那一看就是纯手中高级定制的衣服,这个男人身份一定不一般。”

  “要是被他看上,那就……”

  “这个男人也很危险,你没感觉到他一身的寒气吗?还是少惹为妙。”

  ……

  大家窃窃私语,忍不住多看韩亦初,却不敢靠近。

  赫连蔓从酒店出来的时候,听到路过女生的窃窃私语,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。

  她自视甚高,觉得她跟那些花痴的女人不是同一路的,很是不屑。

 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去,当看到韩亦初的时候,她有些不敢置信,她揉了揉眼睛,当确定是韩亦初时,都懵了。

 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韩亦初。

  他……他怎么会在这里?

  赫连蔓一时间心里有些纠结,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。

  她来这里,是奔着一个人来的。

  她还是费了很多功夫,才得知总统西容浮尘在这个城市,她是为了制造偶遇的,哪想到碰到了韩亦初。

  虽然韩亦初很好,对她也没得挑,很是温柔体贴。

  但是她自视甚高,觉得韩亦初背景配不上她,而且西容浮尘那真的是得天独厚的第一人,无论是身份背景还是能力还是容貌,那都是让女人忍不住动心的。

  这位年轻总统虽然很低调,但是她作为赫连家族的小姐,还是有幸见过一次的。

  那一眼,再加上得知他的身份,她的心就蠢蠢欲动了。

  赫连蔓根本不知道韩亦初是古老韩式家族的人,若是知道,估计也会后悔。

  她是想当第一夫人。

  她自认为她很好。

  赫连蔓纠结着要不要上去跟韩亦初说几句话,她怕如果周围有西容总统西容浮尘,若是被他看到了,对她有所误会可怎么办?

  可是转念一想,如果让人知道,这样好的男子是喜欢她赫连蔓的,不正说明了她的高贵的吗?

  赫连蔓想好了,然后走了几步,到韩亦初身边,道:“亦初,没想到你在这里,真是巧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