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云碧雪和白瑶瑶说两人一起睡,谢黎墨的脸色沉了沉

  倒是段炎昊神情愉悦的道:“谢黎墨,她们两个好不容易聚在一起,让她们睡一晚也是不错的”

  谢黎墨可是个外边绝艳清雅内里腹黑的人,他幽幽的道:“段炎昊,等你大婚后,我们还会在这住,到时候也可以让两个闺蜜一起”

  段炎昊脸色一变,“那可不行”好不容易等到大婚,他就不用忍耐了,可以抱着媳妇儿热炕头了,要是在让白瑶瑶和她闺蜜睡,那他怎么办?

  谢黎墨绝艳的眼中闪过潋滟幽深的波光,一挑眉心道:“奥?段炎昊,你说不行就不行?那也要白瑶瑶同意才行”

  段炎昊愕然,脸色沉了沉,咬着牙差点吐血,这个腹黑的谢黎墨

  好吧,他这次帮帮忙,段炎昊去了二楼茶厅找白瑶瑶

  其实对段炎昊来说,从内心里也是不愿意白瑶瑶和别人一起睡,哪怕这个人是个女的,他也吃醋,吃醋……

  但是他如今是总统,总不好表明说他吃醋,所以要从别的理由出发

  看到白瑶瑶时,段炎昊突然没底气了,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瑶瑶,你看你姐妹怀孕好几个月了,肚子这么大,你睡觉又不老实,照顾不好她,而且刚来这里,她也不太习惯,还是让谢黎墨照顾她比较好,这样她也能睡好”

  白瑶瑶疑惑的看了眼段炎昊,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心,替别人着想了?

  似乎知道白瑶瑶的心思,段炎昊咳嗽了下,继续劝哄着道:“我是担心你睡觉不老实伤着你姐妹,到时候自责难过的还不是你?”

  白瑶瑶觉得段炎昊说的也有道理

  看着白瑶瑶似有动摇,段炎昊继续道:“媳妇儿,我们还有几天就要大婚,而且你闺蜜也不会走,你们说话聊天的时间还长着,你要替她的身体考虑,多劝着她点,你的话她总能听进去的”

  白瑶瑶绝的有道理,“炎昊,我发现你比我心都细”

  段炎昊看着白瑶瑶动容的神色,轻轻抱住她,道:“今天你也折腾累了,云碧雪还是孕妇呢,肯定也不轻快,都早点睡吧”

  “好,她在洗刷,我去跟她说几句就睡”

  完成任务的段炎昊,看着白瑶瑶的身影,松了一口气,来到一楼,看到优雅坐在沙发上的谢黎墨,嘴角抽了抽,这男人比他还像主人

  “搞定了”

  谢黎墨嘴角一扬,优雅的起身,道:“婚礼闹洞房的时候,我会帮你挡住所有的人”

  段炎昊听到这句话,两眼放光,这可是他最头疼的事情,最近一直在思考,可是也没想个完全的办法,听到谢黎墨这句话,他就知道没问题

  这是他们x国独特的风俗,他就算是做为总统也很无奈,总不能下令取消这个环节吧,那让全国人民怎么想,怎么看?

  等他结了婚,其余人闹不闹洞房,貌似就不关他这个总统的事情了

  心情好,段炎昊冷硬的脸色也泛起柔色,看向谢黎墨的时候,也是笑意明朗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