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皇倾舞如果仔细的去问,那些大姨们肯定会跟她详细的说。

  但是她没问,也许她心里有一种逃避的心态。

  她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件事,所以她不想知道,本能的逃避起来。

  日子按部就班的进行着,皇倾舞每天都忙着自己的事情,也渐渐淡忘了曾经出现过的某个人。

  在她忙碌的时候,她的新剧本写好了。

  此时赫连衡再一次辗转联络上了她,拍戏的时候,希望她能跟着一起跟进进程。

  咖啡厅里,赫连衡优雅的劝说着皇倾舞。

  皇倾舞有些犹豫,“让我在想一想,可好?”

  赫连衡清雅的叹了口气道:“不要担心跟陌生人去相处,还有我在,这一次的选景会去很多地方,你就当做散散心,出去转转,反而会增加写剧本的灵感。”

  皇倾舞听着赫连衡的劝说,也有些心动。

  也许她真的要多出去转转,否则她整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思想也会出现问题的。

  最后皇倾舞答应了,跟着剧组一起到取景的地方转转。

  听说这一次会到各地取景,都是很漂亮的地方。

  皇倾舞心里也是有些期待的。

  韩亦初从属下那里得知皇倾舞跟赫连衡见面了。

  韩亦初拿着酒杯的手一个用力,酒杯都碎裂了,玻璃碎渣都插进了手里,流出鲜血来,他依然混不自知。

  他的心里升起一股深深的危机感。

  他知道赫连衡是谁,之前赫连衡就单独见过倾舞,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赫连衡的优秀。

  危机感让韩亦初的心都揪了起来。

  他不敢想象,如果倾舞跟赫连衡多相处的话,如果她动心了话,他该怎么办?

  韩亦初感觉心口有刀片在不断的搅动着,割着一样,鲜血淋漓。

  韩亦初走到窗边,看着下面,虽然他知道看不到楼下倾舞的一切,但是总有点心理安慰,知道自己离她很近。

  可是这种咫尺天涯的感觉,对韩亦初真的是一种折磨。

  韩亦初都有一种冲动跑到皇倾舞身边,将她抱在怀里,不分开。

  可是理智还是让他冷静了下来。

 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,再让皇倾舞搬家,那样折腾她,不是他的本意。

  韩亦初的属下心疼他,觉得自家少爷从来没住过这种楼房,都是住别墅,古老大宅的,可是为了一个女人,他竟然委屈至此。

  对韩亦初来说,这不是委屈。

  虽然韩亦初住在皇倾舞的楼上,但是他都有一种每天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感觉。

  因为他可以每天看着她外出,每天等她归来,知道她是不是安全的,知道她每日的状况,这就足够了。

  时间一晃过去了几天。

  这一天晚上,突然刮起了狂风,下起了暴雨,电闪雷鸣的。

  韩亦初看到打雷,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。

  他记得倾舞是害怕打雷下雨天的。

  眼下可怎么办?

  他最担心的就是皇倾舞,可是他又不能贸然出现在皇倾舞的面前。

  韩亦初焦急的在地上来回走着。

  他心都揪了起来,担心着倾舞,却有种无措的感觉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