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倾舞在梦里走马观花的看着,看到了民国时的很多剪影,不像是梦,倒像是她真实经历过的。

  她在梦里也感受到了那份爱和深情,也仿佛谈了一场恋爱。

  烽火硝烟中的爱情,总是让人感动,也带着一丝的凄美。

  当后来,那个男人为了她而身死的时候,那些痛和伤,皇倾舞再一次感受到了。

  也许那种痛的冲击力太大,她听到了她的喊声。

  “不要,亦初,不要……不要丢下我,不要……”

  “舞儿……对不起……以后不能再保护……你了,你……你……别哭……我心疼……”

  “不要,亦初,不要吓我,不要……你说过,说过要一直护着我,保护我的,你怎么能扔下我……”

  “舞儿,你忘了我吧,你好好的……”

  “我不,亦初,你不要丢下我,你丢下我后,我怎么办,你怎么忍心,怎么舍得丢下我。”

  “如果有来生,来生……”

  “如果有来生,我保护你,我来爱你,不让你为我牺牲,不然任何人分开我们。”

  ……

  那些最后生死间的对话,那些疼痛让皇倾舞再一次绝望的感受到了。

  “不要!”

  她大喊出声,一下子惊坐起,她感觉到脸颊湿湿的,她一摸,她竟然哭了。

  可是一想到梦里所有清晰的场景,皇倾舞捂着脸哭着。

  好痛,她的心好痛,为什么要这样。

  明明那么相爱的。

  等皇倾舞哭的眼睛肿了的时候,她的眼泪还在流。

  早晨的时候,她酒店门外传来敲门声,一下又一下,一开始皇倾舞仿若不知,只沉浸在她的绝望中。

  可是敲门声一直响着。

  皇倾舞恍恍惚惚的下床,迷糊的打开了门。

  韩亦初本来是要给皇倾舞带早饭的,但是当看到门内皇倾舞的样子时,实在是惊吓了一跳。

  昨晚她还好好的。

  韩亦初小心的开口问道:“倾舞,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你告诉我。”

  韩亦初真的是担心的不行。

  皇倾舞看着韩亦初,就这样看着,眼泪不断的往下流。

  她哭着哭着,就模糊了视线。

  皇倾舞将眼泪狠狠的一擦,再看向韩亦初,是他,真的是他!

  皇倾舞又哭又笑的。

  韩亦初心都提了起来,“倾舞,你到底怎么了?别吓我。”

  韩亦初进来后,把门关上,准备给皇倾舞擦泪。

  皇倾舞退后了一步,没让韩亦初碰她。

  她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却在一开始发不出声音来。

  “我……你……”

  半晌后,皇倾舞发出几个声音。

  “倾舞,你要说什么?”

  韩亦初感觉每一天都在冰火两重天受着煎熬,每一次都担心害怕皇倾舞对他有什么别的情绪。

  只要她不离开他,哪怕打他骂他都行。

  皇倾舞深呼吸了下,“你说,你说我忘记了一些事情,对吗?”

  韩亦初脸色一白,提着早餐袋的手差点一个无力松开。

  他要用很大的自制力控制自己,不要失控,他真的怕从倾舞嘴里说出什么。

  这一会的功夫,韩亦初的眼眸都泛起了血红色,仿佛在隐忍什么痛苦。

  他想说,让她什么都不要说。

  “你以前说,我忘记了你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