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听着皇倾舞的话,几乎被惊喜的半晌没回过神来。

  回家,家这个字眼从倾舞嘴里说出来,让他的心都暖了起来。

  那种心一下子全暖过来的感觉,让他的眼眶都跟着发热。

  他也很想很想将她带回家,他们的家。

  他虽然真的很想吃她做的饭,想在家里看到她的身影,但是他舍不得让她动手做饭,舍不得她累着。

  她只要能在自己身边就好了。

  韩亦初目光发热的看着皇倾舞,“你现在身体还不好,听话,我就在这里陪你,等你好了,我们回家。”

  皇倾舞摇头,“我本来就没事,我就是突然间想起以前的事情,特别难受,你让我在这里待着,我还是难受,我要回家。”

  说着,皇倾舞扯着韩亦初的衣袖,都不松开,“你都不疼我了。”

  韩亦初看着皇倾舞跟他撒娇,这种感觉他很久都没感觉到享受到了。

  韩亦初心底变的特别柔软,忍不住怜爱的将皇倾舞抱在怀里,“我怎会不疼你,爱你爱的心都疼了。”

  以前他从来不说出口,失去后,他才知道,一定要说出口,一定要让对方感觉到你的感情你的爱。

  他是真的怕这是一场梦,梦醒了,她不在身边。

  所以他都不敢使劲眨眼睛,抱着皇倾舞,闻着她身上的气息,他才踏实。

  皇倾舞心里有些甜也很暖,“那我要回家,你不带我回家,我自己去别的地方。”

  韩亦初脸色一变,抱着皇倾舞的手臂很用力的收紧,“我不许,不要离开我。”

  “我也舍不得的,不过我就是不想在这里。”

  韩亦初没办法,在心爱的人面前,他也只能妥协。

  但是韩亦初还是跟医生询问了很多的事项,给皇倾舞拿了点药,然后带她出院。

  这一次韩亦初带着皇倾舞出来,感觉阳光都明媚了起来,也许因为心境不一样了,韩亦初看什么都顺眼了。

  韩亦初带着皇倾舞先去吃饭,吃完饭,带着她回了酒店。

  回酒店后,韩亦初就帮皇倾舞收拾东西,准备带她回家。

  皇倾舞也不矫情,上一世她和韩亦初就是夫妻,恩爱不移的,这会她也直接将韩亦初当成最亲密最爱的人,信任着依赖着,什么都交给他去处理。

  等收拾好了,他们就去他的家。

  在离开之前,皇倾舞决定去剧组跟赫连衡说一声。

  韩亦初的脸色有些僵硬发白,对于赫连衡,他是有危机感的。

  “你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,应该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皇倾舞摇头,“不行,这段时间他一直对我很照顾,相当于朋友,我总要当面跟他说一下的。”

  韩亦初喉咙涩了涩,“那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你跟他不熟悉,还是不要去了。”

  韩亦初只要一想到赫连衡和皇倾舞单独见面,心就提了起来。

  作为古老的韩氏家族继承人,他是知道赫连这一代的赫连衡,那是个绅士君子。

  他其实有些庆幸赫连衡拥有君子之风,若是一早赫连衡就跟皇倾舞表露心迹,未必有他什么事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