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情感要倾泻出来,谁都招架不住。

  韩亦初的目光越来越暗。

  也只有皇倾舞,才会如此让他失控。

  抱着自己如此心爱的人儿,真的做不了柳下惠。

  也只有皇倾舞,能让韩亦初身上出尘的气息散去,一下子变的靡丽起来,如同茶蘼花开,灼灼妖娆。

  韩亦初抱着皇倾舞深深的吻着,但是皇倾舞还不配合,折腾来折腾去。

  喝酒后的她,真的让他爱的更紧。

  “真是磨人的小妖精,拿你没办法~”

  韩亦初的语气带着轻叹带着温柔,还有宠溺和无奈。

  那种语气,真的就是将皇倾舞当成心底的宝贝。

  皇倾舞也许真的有点醉,就想靠近韩亦初,想跟他有更近更亲密的接触。

  韩亦初也想,他身上的火都被皇倾舞给点燃起来了。

  韩亦初控制不住,吻渐渐往下,他的手也如弹琴一样,如电流划过,让皇倾舞颤栗不已。

  皇倾舞越动,韩亦初折磨的越厉害,就是一种甜蜜的折磨。

  “乖一点,我们回卧室……”
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韩亦初的气息都不稳,但是他还是用唯一的一点理智克制着自己,将皇倾舞打起横抱,带着她进卧室。

  韩亦初仿佛对待珍宝一样,一点点吻着,一点点爱着,给予她最深的感受。

  但是当到了最后一刻的时候,韩亦初一个激灵,全身出了冷汗。

  他不敢,确实是不敢,他真的怕这一次之后,皇倾舞再离开他。

  就如同那一次一样,恩爱后,醒来,她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韩亦初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吓住了,但他还是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

  皇倾舞睁开迷蒙的眼睛,似乎在疑惑,韩亦初怎么就停下来了?

  韩亦初不敢面对皇倾舞此时的眼神,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回答,而且有些事情皇倾舞忘记了,他都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过去的事情。

  所以他只能闭着眼睛低头吻了吻皇倾舞的眉心,“乖,你先睡吧,我去浴室洗个澡。”

  韩亦初去了浴室,洗的是冷水澡,全身的火热要用冷水降温度。

  他的心也渐渐凉却,虽然很想很想,但是他却不敢冒险。

  皇倾舞在韩亦初去了浴室后,也清醒了过来,她不明白韩亦初这是怎么了?

  但是皇倾舞相信她和韩亦初之间的感情,也没说什么,她确实也困了,躺下就睡着了。

  韩亦初回来后,看着皇倾舞熟睡的睡颜,目光都变得柔和起来,他伸手给皇倾舞将头发理顺好,然后将她抱在怀里,给两人盖好被子。

  今晚,他可以睡个好觉了,因为怀里是她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韩亦初都在陪着皇倾舞。

  皇倾舞看着时间有些疑惑,“亦初,现在学校应该开学了吧?我们是不是要去学校,不对,确切的是我要去学校上课了。”

  韩亦初听完后,脸色一变,看样子皇倾舞连她提前毕业的事情都忘记了。

  他要如何跟她说这件事?

  说一件事,就要用很多的理由来说服。

  皇倾舞本身就很聪明,他不知道如何找一个精准的理由告诉她这件事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