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轻声对皇倾舞道:“放心,不会有事情的,我也正好要跟伯父说一些事情。”

  皇倾舞再去看自己的父亲,看着自己父亲神色坚定,她去看自己母亲。

  云碧露笑着道:“放心,你这孩子还信不过你父亲吗?”

  云碧露能感觉到自己女儿这是遇到了爱情,因为从她脸上都能看出小女儿的姿态来,那是恋爱时的感觉。

  云碧露看着自己女儿,都想起了她年轻的时候。

  年轻可真好啊。

  等韩亦初跟皇逸泽离开客厅了后,云碧露跟皇倾舞道:“小舞,你放心,你父亲不会阻拦你们在一起的,只要你们真心相爱,他真心待你,我们就会祝福你们的,你不知道,当初我和你父亲在一起,真的是被长辈阻拦过,很辛苦,但是好在后来在一起了,所以我们自然要支持你们的。”

  听着母亲这番话,皇倾舞松了口气,“妈,你从来没跟我和小碟说你和父亲以前的事情,我们一直以为你们就很相爱。”

  “那是后来你们看到的,一开始我和你父亲也经历了一些事情,不过爱情呀,关键是要坚持。”

  皇倾舞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  皇倾蝶在旁边听着,神色恍惚着,她其实思绪早就跑到了学校里,跑到了应千熙的身上。

  要坚持吗?

  她是不是要去找应千熙?

  ……

  而另一边

  皇逸泽和韩亦初在书房里坐着,皇逸泽直接开门见山的道:“韩氏家族,古老神秘一族,可以感知玄力,并能操控一些力量,我说的可对?”

  韩亦初没想到皇逸泽说的就是这个问题。

  他点了点头道:“伯父,韩氏家族族谱确实是有这些记载。”

  皇逸泽盯着韩亦初,眼底掠过一道幽光,“韩氏家族族谱上是不是有关于南玄国的记载,关于龙脉神珠的说法?”

  韩亦初全身一怔,他要问的就是关于这方面的问题,“伯父,你知道?”

  “龙脉神珠已经没有了,我想说的是,你和倾舞也许本来就该在一起,但是你要好好珍惜。”

  韩亦初心里一颤,“伯父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  韩亦初以为是他和倾舞民国时期的事情,但是皇逸泽说的并不是这些。

  “知道些什么?”

  韩亦初抿了抿唇道:“前尘往事?”

  皇逸泽沉默了下,想到年轻时的那段事情,开口道:“你知道南玄国的末代帝王皇甫森吗?”

  韩亦初瞳孔一颤,眸光有些碎裂开,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,但是一时半会他也根本想不起来。

  皇逸泽看着韩亦初蹙眉深思的样子,叹了口气道:“你也不用多想,我叫你来,就是告诉你,该珍惜的时候就好好珍惜,你和倾舞也许真的就是要在一起的,我和她母亲会支持你们的。”

  皇逸泽年轻时候和云碧露经历了很多事情,所以他觉得只要有爱情,只要有爱,那就应该努力坚持在一起。

  皇逸泽的这句话让韩亦初吃了定心丸,但他总觉得皇逸泽有些话还没说清楚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