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想着这些,头都剧烈的疼了起来。

  他本能的抓住皇倾舞的手,很用力很用力的抓住。

  韩亦初的眼眸都在发红,泛着红色的血丝。

  他觉得他本该对倾舞更好更好的,但是却伤害了倾舞。

  这是他一直爱着的人啊!

  韩亦初心口痛的要窒息。

  有一种欢喜也有一种心疼。

  欢喜的是他拥有皇甫森的记忆,知道终于找到爱人了。

  心疼的是,他之前有伤害过他最想珍惜的人。

  韩亦初很用力的抓着皇倾舞的手,抓的皇倾舞都很疼。

  皇倾舞疼的有些回神,从那些场景里回神。

  她恍惚的看着韩亦初泛红的眉眼还有疼痛害怕的眼神。

  其实她知道,韩亦初是怕她离开。

  如果是之前,她还纠结着和韩亦初之间的那些芥蒂,但是拥有了这么多记忆后,她发现那些都是浮云。

  过去的都是过去的,她应该珍惜当下。

  当年她作为东方梦的时候,有些思想还停留在脑海里。

  那时候帝王后宫佳丽三千,她作为皇后,想的就是,如果皇甫森能多陪她几天,能多陪她说会话。

  那时候,她不敢有独占的心思,或许思想就根深蒂固,也没有那种独占的心思。

  就是想着,如果能让皇甫森心里多有她的位置就好。

  哪怕她最后被其他宫妃所杀,她所想的就是最后能多看皇甫森一眼就好。

  那时候的心情,那时候的情绪,她现在都能体会到,那么的清晰。

  所以相比那些,她现在真的很好。

  她能独占爱人,能拥有他全部的爱,能让他如此爱着她担忧着她心疼着她。

  而且他只是属于她一个人的。

  想到这里,皇倾舞的心都有一种满足感。

  经历了那么多,她能完全拥有她的爱,她还有了韩亦初的孩子,她其实应该开心的。

  人就是有时候容易贪心,贪心的时候,有时候就忘记了最初的本心。

  此时皇倾舞的心一下子通透起来,就明白了。

  但是韩亦初不知道,韩亦初心里窒息的厉害。

  本来这一世他就有伤害过倾舞,再加上那些记忆,他根本没法面对倾舞。

  毕竟他作为皇甫森的时候,确实伤害过梦儿的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韩亦初从喉咙里艰涩的发出声音来,除了对不起,他不知道还如何挽回。

  毕竟那些记忆,他无法让皇倾舞忘记。

  韩亦初此时甚至都不敢去看皇倾舞的眼神,真的,怕看到恨意的眼神。

  但是在他全身疼痛僵硬的时候,却被皇倾舞抱住了。

  皇倾舞一把紧紧的抱住韩亦初,仿佛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他,她的爱意。

  但是韩亦初被这样一抱可是吓坏了。

  他心口猛的一颤,他总觉得这个拥抱后,倾舞会离开。

  韩亦初一把紧紧抱住皇倾舞,“倾舞,以前是我不好,别离开好不好?”

  皇倾舞笑了笑道:“谁说我要离开的?”

  听到这句话,韩亦初全身震了下,他不敢置信的看皇倾舞,颤抖的道:“倾舞,你……你的意思是不离开?”

  韩亦初其实不太敢确定的,小心翼翼的问着。

  皇倾舞很用力的点头,“嗯,不离开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