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倾舞从后面看着,就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是那么的甜蜜,很纯净的感觉。

  让人看了,都有一种春暖花开的初恋感。

  她也能看出来,应千熙对妹妹很宠。

  他们两个一边走着一边笑着,不知道说着什么,让人感觉就是甜甜蜜蜜的样子。

  皇倾舞看着,心里有一些感慨。

  觉得这才是青春的样子。

  是大学里应该谈恋爱的样子。

  想想她和韩亦初的经历就挺复杂的,两人之间都带着前尘的记忆。

  皇倾舞想到之前看的记者会,很多小姑娘都哭了,就因为应千熙退出演艺圈了。

  当时她还担心着妹妹的情绪,因为妹妹从少女时就喜欢应千熙了。

  不过那时候应该是偶像的喜欢,现在应该是恋爱中的喜欢吧。

  皇倾舞是真的替妹妹高兴。

  这才是纯纯的恋爱。

  “原来应千熙退出演艺圈是跟倾蝶在一起了,倾蝶喜欢他喜欢了这么多年也是值得的,大学就是要谈一场纯纯的恋爱。”

  皇倾舞感慨着,继续说着,“你不知道,以前应千熙少年时的演唱会有多火,全国际的很多人都专门跑去看他的演唱会,那真的就是万人空巷的场景……想想都过去那么多年了……我还记得,我那会被倾蝶拉着去看演唱会的,却是很精彩,无论是声音还是别的,都很打动人……”

  韩亦初一直没说话,不过听皇倾舞夸赞别的男子,他的心里还是有一股酸涩味道的。

  他紧紧握住皇倾舞的手,“他这么好?”

  皇倾舞听着韩亦初的音调,抬头看他的神色,轻轻一笑,她知道韩亦初可能吃醋了。

  “我是在替妹妹高兴呢!”

  “你就没想过他的身份?”

  “什么身份?”

  “应千熙虽然在演艺圈里很低调,但是却无人能用别的方式撼动他的地位,除非是他自己不去争抢那些位置,根据这个人这几年的演唱还有演绎经历,他的身份不简单。”

  皇倾舞听着韩亦初严肃的话,有些担心起来,不过转而就松了口气,“就算是身世再复杂,也没有黑龙党复杂啊,只要两个人彼此相爱,两个人喜欢就行了。”

  韩亦初轻叹口气,摸了摸皇倾舞的头发,“应千熙应该不是他的真名,也或许是他不是叫这个姓氏。”

  皇倾舞眨了眨眼睛,“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

  “这么些年,就算是别人怎么挖掘,也没有挖掘出应千熙的家世还有隐私,关于他的新闻消息都很简单,你不觉得越简单其实越复杂吗?若没有背景,怎么可能操控这些新闻,你让他们报道什么,他们就报道什么!”

  皇倾舞觉得韩亦初说的话很有道理,“那是要告诉皇倾蝶吗?”

  韩亦初看着皇倾舞重新依赖自己的样子,心都有些醉。

  他将皇倾舞紧紧抱在怀里,“我知道一个家族,o国有一位樱氏家族,可以追溯到上古的樱氏家族,樱花一脉,那才是真正强大的氏族,有着最悠久的历史,但是如果应千熙真的姓樱的话,也没必要进入演艺圈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