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微悦看着美男这个样子,心里也是不好受的。

  虽然这不是她造成的,但是跟前身有关啊。

  也不知道前身怎么那么狠心,竟然能这样狠心的对待这么一个人。

  林微悦的心都提着,她其实想靠近夜雪落,告诉他,她会治好他的。

  但是她能感觉到,这个夜雪落很排斥她这个公主。

  也许前身真的太坏,做了太多的事情。

  奥,对了,这是书里的故事。

  可是她不是前身,不是真正的公主,她想变好啊。

  她不想照着前身的人设去生活。

  那是作死啊!

  她不想作死。

  就算是在书里,回不到现代,她也想好好活着啊。

  所以她要努力变好,不能伤害别人。

  还有也要想办法将驸马给放走。

  她想着,用个什么办法让皇上答应,她和驸马和离呢?

  那个驸马北冥清寒绝对是个危险的人物,能少靠近就少靠近。

  那大夫给夜雪落看身体的时候,不断的叹气摇头。

  他看向林微悦的时候,目光都有些怪异。

  他作为大夫,不敢指责公主,但是内心却对这个公主有很大的意见。

  竟然手段残酷到此,将人的脚筋都给挑断了,身上还有很重的毒。

  林微悦看着大夫的眼神,觉得有一肚子话想解释,都说不出口。

  因为她现在就是林微悦,就是这位公主。

  林微悦努力挤出一个笑容,问道:“大夫,那个,他的身体能治好吗?”

  “你说呢?治好,再让你这么折腾,脚筋都挑断了,身上的毒是你们宫廷重要的毒,治不好了,哎,好端端的一个人,被折磨成这个样子造孽啊……”

  那大夫连连叹息。

  林微悦看着大夫收拾药箱要走,她赶忙一把拉住他,“大夫,你救救他,救救他……”

  “能救我还能不救吗,救不了……”

  “那大夫你好歹开一点药啊,好歹开点药,让他调养一下,我……奥不,是本宫肯定会找到好的医生,奥,不是,是大夫给他治疗的。”

  那大夫叹气着,开了几服药。

  林微悦赶快让人去熬药。

  那个小厮看着林微悦,似乎不相信她这么好心,一个那么坏的人能变好吗?

  林微悦不想让人知道她是假的,她咳嗽了一声,“本宫是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快去熬药。”

  “奥,奥……”

  林微悦等人都没了,要靠近床边,“那个,夜雪落……”

  还没等林微悦说什么,夜雪落就激动的要下床。

  “你别乱动,别乱动啊……”

  林微悦焦急的上前赶忙扶住夜雪落,生怕他摔在地上。

  “公主别白费心机了,公主还是杀了我吧,公主想让夜某做的事情,夜某做不到。”

  林微悦听到这番话,愣了下,转念一想,明白了过来,脸都跟着变红了。

  那个前身竟然那么的好,色,竟然想逼着夜雪落那什么……

  林微悦咳嗽一声道:“你放心,以后不会了,那个,本公主看到你这个样子,突然间就没兴趣了,本公主会治好你,然后让你离开公主府。”

  林微悦因为跳河受凉,嗓子还沙哑着。

  但是她说的话,显然夜雪落是不相信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