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雪落虽然看不清,但是能听出来秋儿声音的疲惫和虚弱,他的心微不可察的疼了下。

  林微悦回房间好好睡了一觉。

  夜雪落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。

  他其实真的很想看看她的样子。

  但是他却看不到,所以他有些恨,其实是恨林微悦的。

  夜雪落根本不知道,其实秋儿就是林微悦。

  但是也许潜意识里,夜雪落也明白,如果没有来过公主府,也或许他不会遇到秋儿。

  夜雪落的心性还是很好的,平静柔和,他很少有什么情绪波动。

  但是今日,他因为秋儿,心中也许有了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刘大夫在旁边照顾夜雪落,看着他睁着眼睛,道:“你还是好好休息,睡一觉,说实话,公……奥,秋儿姑娘为了给你做手术,真的是准备了很多很多……”

  “你不知道,她亲自去山上抓了好多小动物,把她自己的手都弄伤了,她收养了很多受伤的小动物,给它们动手术,她还做了很多的实验,确保没什么问题,才给你动手术……”

  “为了给你调好身体,她出去亲自采买很多的菜,就为了做好给你吃……”

  “她对你是真的好……”

  刘大夫絮絮叨叨的说着,其实在他看来,夜雪落比那个驸马好多了。

  他在公主府这么久,也没见那位驸马如何关心公主。

  但是他看过公主和夜雪落的相处方式,两人在一起是那么的和谐融洽,真的很温馨。

  让人看了,都能心中生出暖意来。

  夜雪落安静的听着,心底泛起一丝丝的波浪……

  也许内心起的波澜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在刘大夫的劝说下,夜雪落还是眯眼休息了会。

 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林微悦已经在旁边了。

  夜雪落能感觉到气息,林微悦就在身边。

  “啊,雪落,你醒啦,是不是饿了,我给你熬制了粥,有很多营养的,你尝尝……”

  林微悦说着,就拿起碗勺,亲自要喂夜雪落。

  夜雪落将头微微偏在一边,“我自己来就可以,我的手可以动。”

  “可是你的脚暂时不能动,固定住了,也要好好静养,最早的时候,也是我照顾你的……”

 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了。

  因为用的最好的药,夜雪落恢复的也很好。

  每天,林微悦就会陪着夜雪落做复健运动。

  “雪落,雪落……”

  院子里就会响起林微悦清脆欢快的声音,她是那么的开心,因为夜雪落就要好起来了。

  这一天,林微悦看着夜雪落就要松开拄着的木杖,她生怕他摔着,一个焦急过去要扶着,却被夜雪落握住了手。

  “秋儿,谢谢你。”

  “啊……那个,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,没什么要谢的。”

  虽然知道夜雪落可能暂时看不清,但是感觉被他目光注视着,她还是有些心悸。

  “雪落,你能看到吗?”
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林微悦真的很紧张的。

  夜雪落摇头,“秋儿,我想看到你的样子。”

  林微悦心里有些泛酸,他总要看到的,是不是也会知道她其实就是公主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