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偶尔将视线落在林微悦的画上时,都惊呆了。

  这么美的画,是草包公主画的?

  就连传奇的松画大师都不能画出这样的画。

  真的是太美了。

  这样一幅画才真的是千金难求吧!

  震撼都不足以形容大家的心情。

  北冥清寒的神色更是幽幽深邃,里面带着太多太多的情绪。

  他发现,原来以前是他蒙蔽了眼睛,真的不了解这位公主。

  这一路上,她也太过安静,很少说话,更别说粘着他了。

  林微悦在河边画画,很专注的时候,突然从河里冒出黑衣人,爆出的黑衣人手里拿着剑,开始行刺。

  林微悦一个现代女子,根本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。

  她真的就是吓着了。

  她渐渐的发现,这些人似乎要刺杀她。

  北冥清寒直接凌空将林微悦抱在怀里,护着她跟刺客周旋。

  林微悦本来想挣扎的。

  这个怀抱很清雅,味道很好闻,但是她本能的要离开。

  她不想让自己心触动,更不想让自己心动。

  “别乱动,别看!”

  北冥清寒的声音很严肃,严肃中带着一丝丝的温柔。

  林微悦能闻到血腥味,但是她能感觉到,这个男人其实也是很细心的。

  他其实也不是那么坏。

  也许是因为书里的故事让她先入为主,所以她很排斥北冥清寒。

  如果北冥清寒人很好的话,她其实可以感化他,说服他,说不定他就不造反了,就不会杀她这位公主了。

  林微悦感觉自己晃来晃去的,有一种坐过山车的感觉。

  她低头一看,好高!

  原来这就是古代的轻功。

  刺客很多,但是都被北冥清寒还有他带的人解决了。

  无论如何,林微悦还是很感谢北冥清寒的。

  “不用谢,我本来就该保护好你。”

  林微悦看着北冥清寒如此疲惫的样子,想到那么多刺客,还有那些血腥味,她的脸色白了白。

  晚上,大家都没什么食欲,林微悦就主动借了民宿的厨房,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饭。

  “大家今天辛苦了,都多吃点。”

  所有人齐刷刷的震惊的看着公主。

  公主做饭?

  真的是公主亲自下厨的?

  不光是给驸马做的饭,还给他们这些属下做的?

  公主这么好吗?

  竟然这么好?

 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,公主会做饭?公主自降身份做饭?

  那对驸马的感情有多深啊!

  原来公主并不是不喜欢驸马啊?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,换了方式而已。

  大家又齐刷刷的看北冥清寒

  北冥清寒看着一桌子的饭菜,闻到一股香味,他想到了在公主府的日子。

  那时候,林微悦经常去夜雪落的院子,那时候院子里也会经常飘出饭菜的香味。

 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微悦。

  林微悦有些不好意思,“大家多吃点,尝尝看看,合不合胃口。”

  其实林微悦也是很自信的,毕竟这个时代的美食没有现代的丰富。

  但是她不确定北冥清寒是不是喜欢吃。

  北冥清寒毕竟是王府的世子,吃的都是山珍海味吧!也不知道能不能吃这种家常便饭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