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雪落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口也是发颤的。

  因为他从来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,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她非她。

  他本来就因为当初冒然离开公主府,伤害了林微悦,而痛苦。

  他以为,是他接受不了秋儿就是公主这个事实。

  但实际上,秋儿确实不是原来的公主。

  也就是说,自始至终这位公主一直在救他帮他照顾他,而他却给了她那样的伤害。

  夜雪落的脸色僵硬着发白着,身形微微颤着。

  他的心里很痛,心底更是自责内疚。

  夜雪落的心尖在发颤。

  他该怎么办?

  他那样伤害了秋儿。

  玄妙大师看着自己徒弟这个样子,开口道:“雪落,为师曾经说过,看人要用心去看,你用心去看了吗?”

  夜雪落摇头,“对不起师父。”

  那时候他冲动离开公主府的时候,并没想过最后痛的其实是他。

  林微悦说冷漠就冷漠,好像都不原谅他了。

  可是怎么办,那时候,秋儿对他的好,照顾他的点点滴滴,他都记得那么清晰。

  根本无法忘记。

  如今又知道了这样的事实,夜雪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

  他的眼底更加赤红,仿佛都带着泪光一样。

  只不过他在死死的压制着情绪,不让情绪全部冒出来。

  玄妙大师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徒儿这样,完全一副痛苦的样子。

  他见了林微悦,那确实是一个好孩子。

  “她非世间之人,但是能来到这个世界,说明跟这个世界是有缘的,当时她第一个接触的是你,你对她的意义不一样,如果你当初能用心去看一个人,如今你们会是另一番场景。”

  说起这个,玄妙大师也是叹息。

  为自己的徒儿叹息。

  玄妙大师不说这些还好,一说这些,夜雪落更难受了。

  他的喉咙都有种冒血腥味的感觉。

  心口很闷,有些窒息,他不知道再如何呼吸了。

  夜雪落带着哽咽的语调道:“师父,我该怎么办?我能做什么?”

  玄妙大师看了看门外的天空,略带深意的道:“问问你的心,你的心告诉你怎么做,你就怎么做。”

  夜雪落闭了闭眼睛,他的心吗?

  他的心让他无法忘记林微悦,让他无法放下。

  几乎不用想,夜雪落就知道自己想怎么做,“师父,我想去找她。”

  玄妙大师点了点头,“去吧!”

  看到自己师父点头,夜雪落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要下山。

  就要去找林微悦。

  夜雪落不想放弃。

  因为他也不放心,将林微悦交到北冥清寒的手里。

  那个紫烟柔看似柔弱,虽然是太傅的孙女,虽然看似知书达理,但是那个女人善于伪装,并不简单。

  他担心林微悦会受伤,哪怕让他在林微悦身边保护她也好。

  在夜雪落要启程的时候,几个黑衣人一下子出现在夜雪落的面前,“殿下!”

  夜雪落眸光一变,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  “殿下,皇上病危,皇后有危险,大将军逼宫,准备扶持二皇子上位,皇上和皇后急召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