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微悦的眼眸很酸很酸,心刺痛的厉害。

  哪怕是心里有所准备,但是听了北冥清寒那样一句话,那样的选择,她还是心被刀割了一样。她就算是再绷着情绪,眼泪也是忍不住冒了出来。

  一滴滴的从眼角滑落。

  她的心开始变的荒芜起来,孤寂冰冷。

  这一刻,林微悦将外界的一切都隔绝在外,头嗡嗡的响,仿佛再也无法思考了一样。

  她就跟脆弱的被抛弃的孩子一样,那么孤寂的落在一角。

  这一刻,林微悦清楚的明白,这个时代不属于她了。

  她喃喃的在心里道:让我回现代,回去吧,回去吧……

  林微悦虽然眼睛默默的流泪,但是她的心才是真正的在哭泣,眼泪都如同海洋那样。

  林微悦自始至终都低着头,谁也不看,不去看北冥清寒,不去看紫烟柔。

  也是不让别人看到她心里的脆弱。

  不让人看到她的狼狈。

  她有她的骄傲,哪怕这一刻,她会没命,她也要脊背挺直,决不求饶。

  在北冥清寒要跟对方换兵符,在要救紫烟柔的时候,他手中的飞刀飞出,一下子将林微悦身上的绳子给割断了。

  北冥清寒也是不想让林微悦出事的。

  他要救林微悦,但是他不知道,这本来就是一场策划,兵符紫烟柔要,林微悦的命,紫烟柔也要。

  紫烟柔使了眼色,黑衣人自然要杀林微悦。

  但是林微悦不是被动承受的人。

  那一刻,她手中的银针飞出,而她自己也往悬崖下方掉。

  林微悦神色平静,她就算是死,也不能让别人杀她,她可以跳崖。

  但是她林微悦从来都不是好人。

  她懂医术,银针刺穴,可以救人,其实也可以杀人。

  但是林微悦不杀紫烟柔,她射出的几个穴道,可以让紫烟柔陷入癫狂状态,可以让紫烟柔将她内心所想,将她做的事情都说出来。

  她不说也不行,她会不由自主的说出来的。

  到时候,所有人都会知道紫烟柔做的事情。

  她来到这个时代,她都没真正感受到温暖。

  但是她占用了这具身体,想为她做点什么,就处置了紫烟柔吧!

  林微悦闭上眼睛等着下落,但是她却听到一声大叫,“微悦!”

  林微悦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。

 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吊着了,她仰头看去,她就看到了北冥清寒的身影。

  他好像抓着她的手,脸色很白,在冒汗。

  “微悦,抓紧我。”

  林微悦看北冥清寒的时候,就跟看陌生人一样,不,比陌生人还冷。

  林微悦笑了笑,是讽刺的笑,然后伸手开始扳北冥清寒的手。

  “微悦,我抓你上来,不要,不要……”

  林微悦这一刻,目光坚定而果决,她不用北冥清寒救。

  林微悦狠狠的扳开北冥清寒的手。

  北冥清寒用力的抓紧林微悦的衣袖,但是林微悦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银针,割碎了衣袖,“北冥清寒,别了,以后两不相欠了。”

  说着,林微悦的身体往下掉。

  她是笑着的。

  “微悦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