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微悦点了点头,然后往夜雪落怀里拱了拱,那是一种很自然的依赖姿势。

  夜雪落看着林微悦跟小猫一样可爱的样子,心都变的非常柔软起来。

  他的目光都是柔情似水的。

  他看着林微悦,都舍不得眨眼睛。

  真想看着她这样一直在他怀里。

  但是夜雪落知道,以后再没什么能分开他和林微悦了。

  只要林微悦不离开,谁都不能抢走她。

  谁抢,他杀谁!

  这时候,夜雪落眼底都带着嗜血的杀意。

  只有他自己内心清楚,他对林微悦的占有欲有多强。

  夜雪落知道自己内心心底有一股黑暗的情绪在滋生,但是他很好的控制住了。

  只要他的秋儿在他身边,他心底就不会有杀戮的情绪存在。

  林微悦压根不知道,她对夜雪落来说有多大的影响力。

  她躺下后,在夜雪落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很快的就睡着了。

  一夜好眠,第二天,林微悦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。

  林微悦赶快坐起来,她并没有看到夜雪落,内心有些急,昨晚夜雪落还说早晨叫她的。

  不过林微悦一醒来,自然有人出去赶快给夜雪落汇报。

  夜雪落很快的就回来了。

  他走到床边坐下,揽住林微悦的身子,“醒了?”

  林微悦伸手抱住夜雪落的腰,将头靠在他的怀里。

  没有人知道,刚刚她心里有多担心,毕竟这是战场,他们虽然在外扎营,但是战场说开战就开战,她还是很担心夜雪落的。

  刚刚她心里很害怕。

  所以这一刻,她顾不得别的,直接抱住夜雪落。

  夜雪落感觉到林微悦主动的靠近,心都醉了起来。

  他很享受这样的感觉,这样被爱人需要的感觉。

  夜雪落低头吻了吻林微悦的发心,“怎么了?”

  林微悦靠在夜雪落的怀里,闷闷的道:“早晨没见到你,有些担心,你不是说早晨叫我起来吗?”

  夜雪落听到林微悦说担心两个字,心都狠狠的触动,颤了几下。

  夜雪落很用力的抱紧林微悦,喉咙都沙哑了起来,他喉咙滚动了两下道:“看你睡的这么好,没舍得叫你起来,赶路你也累了,该好好休息下。”

  夜雪落确实舍不得将林微悦从睡梦中叫起来,他想让她多睡一会。

  林微悦贪恋的闻了下夜雪落身上清雅的气息,“我想醒来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说着,夜雪落习惯的就要帮林微悦穿戴整齐。

  林微悦推开夜雪落,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  夜雪落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是习惯了,习惯照顾林微悦。

  其实,就是他太爱林微悦了,想对她好。

  一个人如果真心爱另一个人,就会想着照顾她对她好,宠着呵护着。

  吃过早饭,夜雪落跟林微悦道:“我已经派使者去过对方军营了,双方进行谈判,在中午的时候。”

  林微悦心里跟着一紧,她不知道用什么心态面对北冥清寒。

  当初一起去江南的时候,北冥清寒其实很细心的照顾过她,她也触动过。

  但是他却相当于杀了她那颗心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