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对西容浮尘来说,如今,段锦甜是他最重要的人。

  段锦甜能影响到他所有的情绪,影响到他全部的心情。

  知道她要来自己身边,西容浮尘的心情都明媚了起来。

  就算是作为e国的总统,西容浮尘也并没有多大的野心,他跟他的父亲不一样,他父亲当初对权利有很大的野心,为了权利甚至都分不清他自己的感情。

  但是他不一样,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要的是什么。

 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什么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不过他也要感谢自己的父亲,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给他熏陶那些知识,让他能正确的分辨人生,能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其实人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他之所以认真的治理好e国,一方面是完成父亲的嘱托,这是父亲牺牲那么多才换来的,所以他要守住。

  另一方面,是他要有能力给他爱的人足够好的一切。

  所以他要做好这个总统。

  对西容浮尘来说,他从小一心认定段锦甜,视线里根本也不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。

  他绝对不能让他爱的人伤心,这是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。

  听到段锦甜说,e国的风土人情,说她喜欢这里美丽的景色还有好吃的,他心里都会有一种柔暖的感觉。

  他一直致力于将e国打造成一个美好的国家,是因为他要给段锦甜一个更好的家,他也想让段锦甜爱上这个国家。

  段锦甜听到西容浮尘的话,摇头道:“尘哥哥,不用的,我做飞机去e国,到时候你来机场接我就好了,你那么忙,别跑一趟了。”

  西容浮尘叹了口气道:“甜甜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
  段锦甜纳闷道:“知道什么?”

  “对我来说,你才是最重要的,再忙,也要拿出时间去接你,何况跟你相比,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。”

  段锦甜听到这句话,心还是一震的,她内心有很深的触动。

  以前她的尘哥哥很少跟她说这些话的。

  在她的印象里,西容浮尘清冷尊贵,很多话都是藏在心里,是内敛含蓄的性子。

  但是似乎自从确定恋爱关系后,有些话他开始跟她说出来了。

  段锦甜眸光变的很柔,带着点点莹润的光芒。

  他就是那么好,让她从心里都那么的喜欢。

  似乎一直没有听到段锦甜说话,西容浮尘有些担心的对着手机问道:“甜甜?”

  段锦甜一下子回神,道:“尘哥哥,你以前都不会跟我说这些的。”

  西容浮尘嘴角勾起一个清浅的笑容,对着手机温柔的道:“以前你对我来说也是最重要的,但是以前你还小,我要等你长大,不能给你太多的心理负担,如今我们不一样了,所以我想告诉你我的心。”

  段锦甜抿了抿唇,对着手机,犹豫了下,也开口道:“尘哥哥,你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。”

  猛然听到段锦甜这样的话,西容浮尘的心快速的跳着,仿佛都漏跳了一拍。

  他也是很少听到段锦甜这样说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