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锦甜是真心说这句话的,也是她内心真正的感慨。

  她觉得她听了那么多关于西容浮尘父亲的事情,关于他父亲的传说,还有从母亲嘴里听到的故事,从西容浮尘嘴里听到的关于他的故事。

  听了这么多,她其实从心里也蛮喜欢西容浮尘父亲的。

  觉得他其实就是最开始的时候,没有分清他的心,在做总统和做父亲的时候,西容叔叔还是很称职的吧!

  听到段锦甜这样说,西容浮尘脸上带上了柔和的光芒,目光带着追忆和怀念,“嗯,父亲真的是一个好父亲,我很爱他。”

  段锦甜眸光闪了闪道:“去了e国,我也去拜祭你父亲一下吧!”

  听到段锦甜这样说,西容浮尘的内心还是很触动的。

  他其实也是想带段锦甜去看看父亲的,他想,如果父亲能知道的话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

  西容浮尘喉咙滚动了下,“好。”

  说着,他更用力的抱住段锦甜,有些触动说不出来,但是他真的很感谢他的甜甜,让他的心这么暖。

  段锦甜能感觉到这一刻,西容浮尘的情绪波动,她伸手也抱住他,拍了拍他的后背,“尘哥哥,我会陪在你身边的。”

  西容浮尘低头吻住段锦甜的发心,低声道:“甜甜,有你在,我才能感觉到爱。”

  自从父亲去了后,若不是有段锦甜在,西容浮尘都觉得他的心可能会空了,可能会再没有爱。段锦甜听到西容浮尘的这句话,心里很疼。

  她其实从很早的时候,就心疼她的尘哥哥的。

  别人都有父母亲人,都有家人爱着的,但是她的尘哥哥只有他自己,他还要承担起一个国家的责任和重担。

  段锦甜每一次想着,都心疼她的尘哥哥。

  所以她从小并不像其他女子那样,只是规规矩矩的上课。

  她学了很多的知识,一个国家的藏书,甚至是国际上的藏书,她都去涉猎看了,她学的是管理方面的,她还学了很多。

  她从小想的就是,以后能帮助她的尘哥哥。

  段锦甜也轻轻开口道:“尘哥哥,我也很感谢我们能够相遇,能让我陪伴你,一想到让你一个人承担那么多,我就心疼,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,我的亲人就是你的亲人……”

  西容浮尘听着这些话,这会心都充满了暖意,一股暖流流遍全身,让他全身都暖了起来。

  西容浮尘这一刻,心情大好,脸上都带着柔和的光芒。

  他温柔的摸着段锦甜的头发,“好。”

  他虽然缺失了亲情,但是段锦甜的存在弥补了他所有的缺失。

  她让他内心重新获得了爱。

  段锦甜感觉到西容浮尘的气息变化,能感觉到这一刻,他身上那股忧伤的气息去掉了。

  她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她只想让她爱的人开心。

  似想到什么,段锦甜看着西容浮尘,笑着道:“你知道吗?”

  西容浮尘看着段锦甜愉悦的神色,有些纳闷,“知道什么?”

  “我们之间的事情,其实我父母还有哥哥们,一开始就知道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