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声喊叫,大家都一下子抖擞起精神来,准备迎接总统和未来总统夫人。

  说实话,大家都很兴奋。

  因为他们总统一直都没有绯闻,也不近女色,他们曾经还担心过,担心总统府没有女主人。

  因为先总统的时候,总统府就没有女主人。

  真的很冷清的。

  尤其一些在总统府工作的老人是最知道那种感觉的。

  而且没有女主人,先总统总是忙着工作,不顾家,不顾他自己的身体。

  而且那时候,大家都看不到先总统脸上的笑容。

  那时候,他们都心疼先总统的,但是他们做不了任何事情,也劝说不了先总统的。

  因为先总统那时候是心病,心病还需心药医,但是他们都不是心药。

  只有先总统心中的爱才是他的心药。

  只是那时候白瑶瑶已经属于x国的总统夫人了,他们只能跟着心疼先总统。

  若不是为了西容浮尘,先总统可能早就去了,不会撑那么久。

  所以如今的总统西容浮尘不近女色,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担心的。

  但是如今知道新闻后,大家都放心了。

  总统原来有爱的女孩,而且看照片看新闻,两个人应该非常相爱的,而且总统笑的那么开心,他们看着都开心。

  有一些老人,伺候过先总统的老人,都忍不住眼眶红了。

  眼眶都是发酸的红。

  他们甚至都忍不住落泪。

  真的,他们很高兴。

  而且这个女孩如果真的是白瑶瑶的女儿,先总统一定非常开心,真的是弥补遗憾啊!

  大家都期待的看着门口处,等着总统和那个女孩子出现。

  大家都自发的站成两排,拿着花,都准备好了说辞。

  “一定要喊总统夫人。”

  “是!”

  他们跟在总统身边这么多年,自然能看出总统心思的,总统这么在乎这个女孩子,而且如今主动在媒体面前露面,公布这个女孩,那就是很在乎很在乎,是定下来的感觉。

  所以他们这样喊是没有错的。

  ……

  到了总统府外的时候,车缓缓停了下来。

  段锦甜感觉到车停了,往外一看,神色愣了下,她其实内心有一种很奇怪很复杂的感觉。

  这里曾经是母亲来过的地方。

  不对,确切的说,母亲年轻的时候,是想进这个总统府的,但是那时候西容子烨叔叔并没有给母亲名分,只是将母亲一开始安排在一个白府里。

  母亲说过,那时候她很爱西容子烨叔叔,是想和他在一起,光明正大在一起的。

  所以这里,母亲曾经悄悄来过,但是这里也是母亲伤心的地方。

  不过好在母亲后来遇到了父亲,遇到了爱情,被宠着爱着,治愈了母亲的心伤。

  但是段锦甜没想到,她会来到这里。

  她有一种很恍惚的感觉。

  恍惚之后,段锦甜有一种很暖很甜的感觉。

  因为她知道,她获得了爱情,而且是被她爱的人好好的珍惜珍视。

  西容浮尘握住段锦甜的手道:“甜甜,我们到家了!”

  西容浮尘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那么的温柔,带着小心和珍视的感觉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