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容浮尘身边没有别的女人,也没有别的女孩子。

  他唯一接触的就是段锦甜。

  而且他心里也没有别人,只有一个段锦甜。

  所以此时夜色下,心爱的女孩靠在他怀里,让他感受那种柔软的感觉,他真的不能做到坐怀不乱。

  他的心在颤,怦怦的直跳,他有一瞬间的恍惚,他感觉会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。

  西容浮尘这会身体都跟着紧绷了起来,呼吸有一瞬间的窒息。

  他看着怀里的人儿,看着怀里女孩对自己的依赖,他的喉咙都跟着滚动了两下。

  他内心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段锦甜面前好像没用。

  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。

  这会,他的身体都跟着紧绷起来,有一股热流和冲动。

  夜色,真的很容易迷乱的。

  但是不能,他的女孩才二十岁,他要等。

  因为爱,所以不想伤害她。

  西容浮尘真的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控制自己,克制住自己。

  他想给段锦甜一个吻,但是他怕一个吻会控制不住的。

  所以他只能深呼吸几下,然后依依不舍的推开段锦甜。

  “乖,去睡吧!”

  西容浮尘真的是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这样做的。

  他努力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正常一些,自然一些。

  他甚至都不太敢看段锦甜,因为怕看了后,会情不自禁的要靠近,想做什么。

  段锦甜也不知道怎么了,她这一刻很不想离开西容浮尘的身边。

  她就觉得心会孤单,会很空,她忍不住想靠近他。

  而且这里的总统府,她一点都不熟悉,那个房间虽然是少女系的房间,她是喜欢,但是她还是想待在有西容浮尘气息的房间里。

  她没想到西容浮尘将她给推开,让她去睡觉。

  段锦甜愣愣的,她不太懂也不太明白。

  诗琴姐说,男人如果爱女人,对这个女人是有很强的那什么的。

  但是她没有在西容浮尘身上看到啊!

  段锦甜是真的有些发懵。

  她其实学了很多方面的知识,唯独在感情这一方面,其实什么都不太懂。

  至于多懂了那一点,还是诗琴姐告诉她的。

  段锦甜抬头去看西容浮尘的眼眸,对上他眼底幽幽的暗光,只觉得那里面有很强的吸力,仿佛要把她给吞进去。

  段锦甜一眨不眨的看着,感觉灵魂都要进入西容浮尘的眼中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西容浮尘将目光给移开。

  他的喉咙滚动了下,不再看段锦甜,“有些晚了,乖,去睡觉吧!”

  说话的时候,西容浮尘的声音都有些沙哑。

  他的手僵硬着,控制着不去拥抱他的女孩。

  段锦甜心里有些空落落的,但是矜持让她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  她脸色变了变,看着僵硬的西容浮尘,点了点头道:“那尘哥哥,我先去睡觉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西容浮尘其实一直看着段锦甜的身影,在她要离开房间的时候,他真的很想很想将她拉到怀里。

  真的是有这样一股冲动的。

  但是人之所以是人,是因为有强大的克制力,可以用理智控制着自己的内心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