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锦甜坐在床上,开始发呆。

  她抬头看着天花板,开始做心里斗争。

  但是她是真的睡不着,哪怕房间再少女系,她也没有归属感。

  她想靠近的地方就是西容浮尘所在的地方。

  她现在还能感觉到那种拥抱的力度,还能感觉到那股清雅干净的气息。

  段锦甜想着冷诗琴的话,揉了揉头发,看了看时间。

  然后深呼吸一下,悄悄去了客厅,将箱子给拿了回来。

  段锦甜开始翻箱子,从箱子里拿出内衣,比划了一下,她都有一种要晕的感觉。

  真的,要不是冷诗琴那天拉着她要买,她是真的不会买这样布料少的内衣的。

  但是为了靠近她的尘哥哥,段锦甜咬了咬牙,穿上了。

  然后在外面穿上她的睡衣。

  她深呼吸几下,抱着枕头来到西容浮尘的房间门口。

  段锦甜要伸手敲门,但是手指怎么都敲不上那个门。

  她感觉她好紧张,呼吸都紧张了起来。

  她抱着枕头都不断的用力,仿佛在深呼吸给自己打气一样。

  段锦甜站了一会,都有一种要哭的感觉,她要不要还是回去?

  也许她的尘哥哥都睡了呢!

  她这样子算什么啊……

  她想着,她干嘛要听冷诗琴的话。

  段锦甜眨了眨眼睛,抬头看了看天空,深呼吸几下,然后转身准备回她的卧室。

  其实在这时候,西容浮尘也是睡不着的。

  他的心思也全部在他的女孩身上。

  虽然知道她在旁边,但是西容浮尘是真的担心段锦甜不习惯,担心她睡不好。

  西容浮尘在对待女孩子上,也是没有经验的。

  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,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甜甜好,才能让她最开心。

  西容浮尘的内心也是矛盾纠结的。

  他睡不着,而且夜色这么静,外面有什么响动,他完全是能听见的。

  在听到外面脚步声的时候,西容浮尘的呼吸都跟着一窒。

  可是他再仔细听的时候,没有了声音,他在想是不是他太想他的丫头了,出现幻听了?

  可是当他静默的时候,外面又有了轻微的声音。

  西容浮尘神色一变,他快速的起身下床,然后打开了门。

  打开门,西容浮尘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段锦甜。

  西容浮尘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“甜……甜……”

  喊段锦甜的时候,西容浮尘的声音都微微有些沙哑。

  他的心口悸动的漏跳了一拍。

  段锦甜本来准备回去的时候,没想到西容浮尘开门看到她了。

  她现在找任何理由都是蹩脚的,都是不妥的。

  所以段锦甜深呼吸一下,硬着头皮,低着头道:“尘哥哥,我睡不着,我来这里,不习惯,我……”

  段锦甜本来想好的说辞,一下子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而且她一直低着头,都不敢看西容浮尘的眼神,生怕在他眼中看到别的光芒。

  段锦甜因为无错因为紧张,双手更用力的抱紧枕头,低头看脚趾头,脚趾头在拖鞋里都开始乱动着。

  西容浮尘听着段锦甜的话,心狠狠的抽疼了下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