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西容浮尘知道,若是当初白姨能回到父亲身边的话,父亲一定会拿命去疼她的。

  父亲会将曾经欠白姨的爱都给她吧,会毫无保留的去爱的。

  定不会像当初那样的。

  可惜他父亲明白爱明白的太晚。

  如今西容浮尘长大,面对心爱的女孩,才会真正懂得爱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他能知道后来父亲是一种怎样的心境。

  若不是为了将他培养的能独当一面,他父亲其实早就走了吧!

  在最后一刻,他也强撑着等着,就是为了见白姨一面的。

  父亲怕他对白姨带着恨意的情绪,所以他从他很小的时候,就跟他说起他和白姨的那些经历那些故事。

  父亲说,自始至终白姨都对得起他,是他伤害了白姨。

  只是痛的是,他后来想弥补想好好去爱,拿性命去爱的时候,那个女子已经不在原地了。

  段锦甜听到西容浮尘的这句话,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  段锦甜看着西容浮尘的神色,心里一疼,她伸手用力的抱住西容浮尘的腰,“尘哥哥,我不会离开你,我们要好好的。”

  西容浮尘被段锦甜一抱,心里一暖。

  他感觉因为有段锦甜在,心底的那些伤感的情绪都散去了。

  他用力的抱紧段锦甜,“嗯,我们不会分开。”

  逛的累了,两个人吃完晚饭,西容浮尘牵着段锦甜的手回总统府。

  路上,西容浮尘担心段锦甜累着,蹲下身来要背她。

  还是段锦甜不好意思,再就是,西容浮尘也会累的,她舍不得累着他。

  回到总统府,休息了会。

  段锦甜提起去看西容浮尘父亲的事情。

  西容浮尘便带着段锦甜来到父亲生前的房间和办公室。

  “这些都是父亲的东西,父亲的东西并不多,他很珍惜的也就是白姨留下的东西,但是好像白姨也没留下什么,有一件毛衣吧,父亲去之前让我将那些东西跟他合葬。”

  段锦甜在进到这个办公室的时候,心都有一种肃穆的感觉。

  她看到墙上的一张照片,是西容浮尘父亲年轻时的照片吧!

  段锦甜认真的看着那张照片,总感觉照片里的人好像也在看她一样。

  “尘哥哥,你父亲年轻的时候也很好看呢,怪不得我母亲一开始很喜欢他,我听我母亲说,她从少女时就开始追你父亲呢!”

  西容浮尘淡淡笑了笑,“我父亲也跟我说起过那些往事,那就是他们的青春吧!”

  “我母亲的青春竟然是那么疯狂,不过看了你父亲的照片,我就相信母亲为什么痴迷了,颜值高啊!不过我父亲也很帅的。”

  西容浮尘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原来我的甜甜是个小花痴。”

  段锦甜眨了眨眼睛,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,“嗯,当初尘哥哥就是用颜值迷了我。”

  西容浮尘想起他们小时候的时候,也是无奈的笑了。

  她称呼他的时候,是漂亮大哥哥。

  他应该感谢父母给了他这样一副好颜值,至少让他赢得了心爱女孩的心。

  但是他知道在相处的时候,他还是要好好呵护他的女孩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