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容子烨有满腔的爱要给白瑶瑶,但是却无法给。

  他只能默默的爱着,护着。

  他其实很想很想知道白瑶瑶现在怎么了,很想看看她,哪怕看一眼也好。

  虽然他知道,白瑶瑶如今会很幸福,看她的女儿就能知道。

  但是知道是知道,他想看看,真的想看。

  哪怕他死了,他也是有思念的。

 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哪怕他死了,都是因为这一缕心口的执念,没有散去,没有离开。

  使者似乎都能看出西容子烨内心所想,他继续问道:“离开这里,你再世为人,你会有新的生活。”

  西容子烨摇头,“我爱瑶瑶,当年她给了我那么多的爱,我却伤害了她,我只想好好爱她,哪怕默默爱她,我也想看着,再过几十年,她也会离开人世吧,你说,那时候我是不是可以好好爱她?”

  使者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痴儿啊,执念竟然如此深!”

  他还没有见过这么一个,什么话都听不进去,还如此痴念的人。

  他是使者,所以他要渡的每一个人,在凡间所有生活的过往,他都知道。

  他渡的多了,他真的是感觉,就是一场空一场梦的,一晃人间就是百年已过。

  每个人都不一样了。

  这个世界就会换不同的面孔,大家所经历的也都是情爱生活,很多人都会按部就班的过几十年,百年过去后,再是不同的人。

  如空如梦,却依然有人死去后执念人世,其实他们忘记一切,重新开始,就会从初生婴儿开始,再过一次凡间人世生活。

  西容子烨对使者道:“我放不下。”

  使者看着西容子烨如此执着的神色,仿佛都不会更改的样子,他说了这么多,他连一丝动摇都没有。

  “世间九重界,有无数的时空,无数的世界,也许这个世界是这样的,在另一个世界就是别的故事,如果让你重新回到过去,你会怎么做?”

  西容子烨听到这句话,狠狠的颤抖了起来,就算是一缕执念也在晃动着,越来越透明。

  他激动的问道:“真的能回到过去吗?真的能吗?”

  西容子烨就算是缕执念,声音都在发颤,抖的不成音调。

  “你想回去吗?”

  西容子烨狠狠的点头,“想,很想,想回去,如果能回去,我只想做一件事,就是好好爱瑶瑶,将所有的爱都给她,我不会让她伤心,不会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受伤,我会爱她护她……”

  西容子烨激动的说着,他真的可以将他的全部都给白瑶瑶的。

  西容子烨虽然是死了,虽然只是一缕执念,但是这一刻,他因为激动,眼通红。

  使者知道,西容子烨灵魂的心在滴血。

  “这是你执念的事情,你重新来过后,死去,要去你该去的地方。”

  “只要能让我再来一次,好好的爱一次。”

  使者叹了口气,“罢了,你去另一个世界重来过吧!”

  使者话落下后,西容子烨的虚幻影子就没了,空气中的那股风和烟雾也都散去了。

  ……

  墓地里,段锦甜还纳闷,“刚刚的风好奇怪呀,不过这会没风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