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沉思了下道:“深藏不露”

  云碧雪眨了眨眼睛,想到那天见到的夏君炎舞,看起来倒是很直爽

  “真的深藏不露?”

  谢黎墨眼底幽光闪烁,沉声道:“这是最中肯的评价,她身上隐藏太多的秘密,不是一般人能窥探的了”

  谢黎墨的话,也让云碧雪很是惊异,夏君炎舞原来真的跟表面上不一样

  云碧雪眨了眨眼睛,反问道:“难道你能窥探的了她?”

  谢黎墨淡淡道:“她如何,我并不关心,我让谢氏的影卫盯着看,是为了知道她的政治立场”

  云碧雪一想也是,毕竟夏君炎舞是否争夺那个位置,关系到谢黎墨的计划

  她思索了下道:“我看她表面上还可以的”

  谢黎墨神色一变,深深的锁住云碧雪的眸光,“你见过她?她有没有对你怎样?”

  听着谢黎墨紧张的话,云碧雪心里还是很暖的,她解释道:“就是有一次散步的时候,偶然碰到了,就说了几句话,什么都没有,她也没对我怎样,况且我是孕妇,她还不至于对孕妇动手吧!”

  谢黎墨无奈的摇了摇头,用手指轻轻捏了捏云碧雪的脸颊,“说你傻,还真傻了,你就那样相信一个人的表面?下次别靠近了”

  云碧雪瞪了下眼睛,“我并不傻,心里有分寸的”

  “你要心里真有分寸,就应该绕开夏君炎舞,而不是还跟她说话”

  “人家是公主,要是治我一个大不敬,如何?”

  谢黎墨无奈又叹气,伸手想敲一下云碧雪的头,没舍得,最后改成了抚摸,“我说过,你无需对任何人客气,出了任何事情,都有我在,我看你都没把我的话听进耳朵里”

  云碧雪喝了口汤,喃喃道:“我都记住了,别担心,这不也没事?”

  “你是不知道五六年前的事情”

  云碧雪正吃着菜,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,她疑惑的看向谢黎墨,“五六年前的事情?”

  五六年这个时间是很敏感的,毕竟五六年前,就是黄王和康王决裂的时候,还有康王妃出事的时候

  云碧雪突然想起白天谭心旋的话,难道康王妃真的跟炎舞公主有关?

  谢黎墨微转动椅子,来到云碧雪身边,用修长的手指掰开她的嘴唇道:“张嘴,我看看你的舌头”

  云碧雪听话的张嘴,她咬了舌头,他都能知道?

  云碧雪心里还是很佩服的

  不过她刚刚想什么来着?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的舌头,除了有点泛红,,并没什么,再看她恍惚的神色,无奈道:“走神?”

  云碧雪点头,“我在想炎舞公主和康王妃的事情”

  “既然知道这件事,那就应该聪明的避开她,我担心她会对你不利,不得不防”

  云碧雪眯了眯眼睛,笑嘻嘻的道:“黎墨,你难道不觉得,她很美,美人应该心也美吧?”

  谢黎墨抚了抚云碧雪的头发,“没良心的,都不知道我的心”

  “知道,知道,就是觉得,她要是心怀不轨,多可惜,那样美的人!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