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揉了揉眉心,无奈道:“你还觉得可惜?”

  “没有啦,就是感慨一下,美人都喜欢的,至少也觉得那张皮囊还不错”

  谢黎墨揉了下她的头发,“快吃饭吧,别凉了”

  云碧雪吃了口大米,道:“其实我觉得吧,看美人,光看你就足够了,别人再好看跟你也是没法比的”这倒是云碧雪的心里话

  谢黎墨神色微动,也就自家夫人敢这样跟他说,不过他愿意宠着她

  将大米咽下去,云碧雪看着谢黎墨道:“你怎么不吃饭,光看着我吃?”

  谢黎墨修长的手指一伸,将云碧雪嘴角的米粒擦去,“吃饭跟个孩子似的,还要人照顾”

  云碧雪脸一红,她其实吃饭很优雅的,只是有时候在谢黎墨面前,总会有点……有点那个随性

 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云碧雪咳嗽了一下,道:“你难道不觉得那个公主是美人?”

  “她并没阿雪好看”

  好吧,云碧雪觉得,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她现在都不愿意照镜子了,谢黎墨还看着她好看

  但是心里怎么就特别甜呢!甜滋滋的,连带她的食欲也大增,晚上吃了两碗米饭

  吃饭完,云碧雪才严肃的问道:“黎墨,之前你光跟我说了下,康王和黄王对炎舞公主的态度变化,并没说五六年前的事情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能具体跟我说一下吗?我好心里有个谱”

  谢黎墨一手削着苹果皮,缓缓道:“这也是最近刚查出来的消息,还没得到他们当事人的证实,也就是浩儿的母亲在怀浩儿之时,有过生命危险,这件事跟夏君炎舞有关,也是因为这个,当年夏君炎舞才会再次被遣送出国”

  “怪不得,那康王知道他的王妃有危险吗?”

  “当时所有人都不知情,直到那个女人身死,大家才知道跟夏君炎舞有关,但没确凿的证据,所以黄王遣送夏君炎舞出国,康王也没反对”

  云碧雪内心惊颤了下,“那时候炎舞公主也刚二十出头吧?她竟然能对一个孕妇下手,心不知道怎么做的”

  “这件事没有证实,只是我的猜测,但即使是猜测,我也不放心,所以你要听我的,不能再跟她接触了”说着,谢黎墨已经将苹果切好片,插上牙签递给云碧雪

  云碧雪一边吃着一边点头道:“恩,我听你的,不过你也别靠她太近”

  谢黎墨挑了挑眉,看向云碧雪

  云碧雪脸一红,道:“那个,我担心她跟妖精一样,勾你的魂”说着,云碧雪还吐了吐舌头,做了个表情

  谢黎墨愣了下,转而恍然大悟,胸膛轻震,大笑出声

  “笑我!”

  不过她看着谢黎墨的笑容,听着他的笑声,心情竟然变得明朗欢快起来

  谢黎墨以前一直都是笑的温雅清润,如今大笑出声,更加的迷人心魄,整个人仿佛铎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芒

  笑了会,谢黎墨伸出手指揽过云碧雪的身子,笑着道:“我的魂在你那,你才是我的妖精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