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静熏暗暗的将眼泪给擦去。

  你的眼泪只为在乎你的人留,在这种人面前留眼泪,只是廉价的。

  对方只会讽刺嘲讽。

  这一刻,花静熏狠狠的用牙齿咬了咬唇瓣,她告诉自己,从今天开始不能哭。

  “跟苏小姐在一起?你这个当妻子的怎么这么没用?还不快将人给找回来?”

  花静熏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弧度。

  这个老夫人手段很了得。

  平日,只要是端木青痕有个什么头疼发烧感冒,她就会找事,就是她照顾的不周到。

  任何事情,她都能找到她的毛病。

  可是她想大声呐喊,她不是丫鬟,不是伺候的女佣,她是端木家族的少奶奶。

  作为端木青痕的人,她不是应该被宠着的吗?

  花静熏知道,这些话呐喊出来没有用。

  只会让老夫人回头跟端木青痕吹耳旁风。

  不一会,就有人来汇报,说是端木少爷回来了。

  端木青痕一回来,老夫人就变了一个样子。

  老夫人开始诉苦装可怜。

  不断的叹气。

  “母亲,你怎么了?”

  “还不是她,竟然顶撞我这个当母亲的,我不就是问她晚上去哪里了吗……”

  端木青痕转头看向花静熏的时候,目光都是冰冷的。

  饶是花静熏有心理准备,还是被这样的眼神给刺痛了。

  她被下药,都要死的时候,他在哪里。

  他一回来,还要用这样的目光看她。

  而且,他们结婚这么久,她进端木家族这么久,他都没有碰过她。

  呵!

  她都不知道,当初端木青痕是为了什么和她花静熏在一起的。

  一开始又为什么对她那么好?

  “你就是这样对待母亲的,我跟你说过什么?”

  “端木青痕,你不信我,呵,你回来一句关心我的话都没有,你就这样对我?”

  花静熏心里发酸,她还想质问端木青痕的。

  但是想到晚上那个男子,她抿了抿唇,什么都没说。

  她感觉这个礼堂让人窒息,她想回家,她想离开这里。

  她控制不住,转身就要离开。

  就在这时候,端木青痕对着花静熏的背影道:“花静熏,如果没有端木家族,你住地下室也没人管你,你如此忘恩负义。”

  老夫人也在那里哀嚎着,“真是没有教养,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,没人养的,乡野出来的,就是没素质。”

  花静熏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,他们说她可以,她不允许他们说她的时候,带着对她母亲的不敬。

  她虽然是乡村出来的,没背景,可是她也上过学,上学的时候,学习成绩也很好。

  她母亲从来都是教导她让她好好孝顺婆婆,好好对待端木青痕。

  她母亲一开始甚至都不让她多回家,让她多在端木家族里待着。

  其实,她是真正进了端木家族,做了少奶奶才知道,原来她的自由被禁锢在南容家族了。

  她想要的家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  她也从来不知道,男人的感情也是能变的。

  什么是真,什么是假,她都分不清。

  “你们侮辱我可以,但是不许侮辱我母亲。”

  “哎吆,你看看,你看看,你不在家的时候,她就是这个样子的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