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静熏其实一点都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思。

  也许在旁人眼中,她是美的,但是她也知道,她受伤后的样子,估计也好看不到哪去。

  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愿意帮她?

  难道是因为那天的事情?

  可是那天明明是她那什么……他杀了她的心都有。

  那他是为了折磨她?

  可是也不像,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那么的清雅高贵,肯定不屑于做这种事情。

  他……

  花静熏怎么都猜不到这个男人的心思。

  索性她也不想了。

  她本来就不是多么复杂的人。

  要是真的能想通那么多事情,从一开始就会知道端木家族的目的,就不会被利用那么彻底。

  就不会差点被害死。

  其实想来,她自从去端木家族后,她好几次都差点被害死的。

  她那时候会委婉的告诉端木青痕,有人想杀她。

  但是她能感觉到,每一次听了后,端木青痕都不以为然。

  不以为然是因为根本没把她当回事吧?

  她想有一个家,想获得温暖,但是却从来没有获得过温暖。

  很多时候,她都会因为想家,一个人偷偷的哭。

  她觉得,自从进了端木家族,她连自由都没有了,更别说温暖。

  但是今天,她却在这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温暖。

 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。

  但是她真的很容易满足的,一点点的关心,哪怕只是一点,她都会觉得很温暖。

  她觉得自从母亲生病了后,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感受过温暖了。

  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会后,她看着眼前的男人,反而觉得有一股亲切感。

  她知道,她很容易被感动,也很容易会去依赖一个人。

  但是经历了那么多生死,她不敢了。

  她能依赖的只有她自己。

  谢凌烨将花静熏这一会的所有神色都看在眼里。

  他的眼底闪过幽雾般的光芒,让人辨不清情绪。

  “嗯,没问题。”

  谢凌烨的话非常简洁,也将意思表达了清楚。

  花静熏抿了抿唇,深呼吸几下,暗中努力给她自己打气,脸都涨红了起来。

  谢凌烨看着花静熏,不明白这姑娘突然间怎么了?

  谢凌烨眉心微蹙,还没等他说话。

  花静熏已经给她自己打足了气,然后鼓起勇气,涨红着脸,伸手抱住谢凌烨的脖颈。

  一副要豁出去的样子。

  谢凌烨看着花静熏,看着她凑过来的身子,还有不断颤抖着的睫毛,惊诧了一下。

  紧接着谢凌烨似乎反应过来,有些想笑。

  如此傻傻的又如此可爱的姑娘!

  谢凌烨就这样专注的看着花静熏,想看看这一次她做什么。

  也许心里隐隐有些期待,期待不一样的一种感觉。

  花静熏在要吻上谢凌烨的时候,一鼓作气突然就停了下来。

  她也不知道鼓足的勇气这会怎么用不上来。

  花静熏有些退缩,心都要跳出心口来了。

  但就在她要退缩的时候,谢凌烨开口道:“这是想好了?”

  猛然听到这个男子的声音,缭绕的如同悠远的古琴,撩拨了花静熏的心弦,让她都快吓了一跳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