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静熏想起那时候,邻居说母亲是受了刺激,可是母亲好好的,怎么会受刺激呢?

  当时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的。

  她探究不出原因来,便只能照顾好母亲。

  如今听谢凌烨说出来,整个人都快炸了,她全身都僵住了,竟然是跟端木家族有关吗?

  她并不怀疑谢凌烨的话,因为他确实没必要骗自己。

  而且如今仔细去想的话,好像就是母亲生病后没多久,端木青痕出现了,出现在她们身边。

  一切都仿佛是巧合,当时她傻,总会把人想的很好。

  其实她不蠢的,如今仔细分析,就知道问题所在,那一切仿佛是一场精心的设计。

  花静熏牙齿狠狠的咬住唇瓣,恨的全身都要炸了,血液都在沸腾。

  她的双手都紧紧握成拳头。

  端木家族的人,她不放过。

  如果她们真的对母亲还做了什么的话,她必会杀了他们。

  虽然她现在没有能力,但是她拼尽全力都会让自己变的有能力的。

  这一刻,花静熏眼眸都发红了起来,牙齿咬着唇瓣,都要咬出血来了。

  谢凌烨看着花静熏这个样子,心里叹了口气,他将她拉下来,让她好好坐下,“别冲动,冷静一下。”

  说着,谢凌烨伸手轻抚花静熏的唇瓣,将她的唇瓣和牙齿分开。

  谢凌烨轻声道:“别这样对自己,女孩子对自己好一点,别用别人的错误惩罚你自己。”

  花静熏听着谢凌烨的话,心渐渐平静,仿佛有一股暖流在滋润她。

  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,所以当谢凌烨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心里很暖也很悸动。

 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好。

  她会不由自主的听他的话。

  其实她骨子里就是个小女生的,是生活逼的她不得不坚强。

  “记住,要善待自己,拿别人的错误惩罚别人。”

  花静熏点了点头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只是愤怒,控制不住的愤怒,她也气她自己,她竟然这么傻,被端木家族的人给骗了。

  她是气她自己,恨她自己的。

  看着花静熏似乎平复了情绪,谢凌烨开口道:“你母亲现在还没找到,但是我可以肯定她是安全的,应该不会落在端木家族那些人手里。”

  根据消息和资料来判断,谢凌烨可以判定,花静熏的母亲并非普通人。

  不过这些还是暂时不要跟花静熏说的好,她需要一点点接受一些消息。

  知道自己母亲是安全的,花静熏松了口气。

  这也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动力,为了找到母亲见到母亲。

  花静熏也不知道为什么,对谢凌烨的话毫不怀疑,仿佛他说的都是对的。

  虽然不知道谢凌烨的身份如何,她就是有一种本能相信他的感觉。

  其实花静熏真的是太孤寂了,她只是身边需要一份力量而已。

  哪怕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,给她说几句话也好。

  可是这些,在端木家族都没有,端木青痕都是匆匆忙忙的,每一次都连一句话都不跟她说。

  她感觉她在端木家族里就是摆设。

  现在想来,她对端木家族的价值,就是她背后的东西,玄玲塔吧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