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是很少露出这种眼神的,尤其这一丝带着祈求的光芒,还是在她疼痛折磨的时候,露出来的

  让谢黎墨完全无法招架

  “黎墨……”

  这一叫声,更是带着娇柔的祈求,谢黎墨心一颤紧跟着一软,叹了口气,“答应你,别再激动着急了”

  说着,谢黎墨回头,大喊一声,“医生呢,怎么还没来?”

  佣人跑上来,气喘吁吁的回复道:“谢少,刘医生她们出门了!”

  谢黎墨一手拍向椅子扶手,泠然道:“出门了?”

  佣人战战兢兢的道:“是的,谢少,每天,刘医生他们都会出门”

  “我让他们来是照看夫人的,他们就是这样给我照看的?啊?”一用力,谢黎墨将椅子都踢了出去,扶手也被他拽断了

  谢黎墨更是厉声道:“竟然如此失职,夫人马上就到预产期了,谁让他们出去的!”

  佣人见谢少如此大的怒火,震惊又害怕,平日,她们也只见谢少温和的样子,高冷的样子,还从没见这样暴怒的样子

  所以一时间还真懵了,不知道说什么

  云碧雪疼的只能紧紧捂着肚子,这种抽疼一阵一阵的,但也折磨人,全身心也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

  她轻唤着谢黎墨道:“黎墨,黎墨……”

  谢黎墨正处于怒火中烧中,听到云碧雪的声音,回头看她时,目光变的柔和起来,“阿雪,你忍忍,我带你去医院”

  “恩”

  谢黎墨说着,便抱起云碧雪匆忙往外走,对佣人道:“让司机将车开出来”

  “是,是!”佣人感激的看了眼少夫人,赶快跑出去叫车

  她想,要不是少夫人出声,她今日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

  谢黎墨一边快速沉稳的下楼,一边安抚道:“阿雪,没事的,一会就去医院了”

  云碧雪靠在谢黎墨的肩膀上,看着为自己担心的他,眉心都紧紧皱在了一起,虽然依然绝艳华贵,却多了一丝的忧虑

  “黎墨,我就是肚子一阵阵抽疼,没事的”

  即使云碧雪说自己没事,可是谢黎墨依然能从她苍白的脸色上看出来,她一定极难受的

  谢黎墨紧紧抿着唇,神色紧绷着

  待他将云碧雪放在车上,就要开车离开的时候,一个穿着黑衣西装的男子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的道:“谢少,不好了!”

  谢黎墨将墨镜戴上,厉声道:“说!”

  虽然如此发令,但是谢黎墨却启动车子就要驶出别墅

  那属下连忙追上了几步道:“谢少,不好了,今天医护人员去后山采摘草药的时候,被几辆车带走了”

  谢黎墨开车的速度一缓,侧目问道:“什么人干的?”

  “属下并不知道,不过已经派人去查了”

  谢黎墨抬手看了下手表,幽寒的开口道:“距离晚上八点还有一个半时,我要结果”

  某属下心惊了几下,硬着头皮恭敬道:“是,谢少!”

  谢黎墨再不停留,在大门打开的瞬间,加速油门,开车平稳的朝医院而去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