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静熏的眼底带着冰冷的光芒,那种冰冷都能冰冻一个人。

  她是真的完全看不惯这个苏秀兰,这个苏秀兰仗着是苏家的小姐,总是自负的跟什么似得。

  还有苏秀兰这种自恋的样子,她以前看过太多次了。

  对端木青痕,苏秀兰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  花静熏嘴角带着讽刺的弧度,看着谢凌烨的这些属下们的反应,她其实心里挺暖的。

  她再看谢凌烨,发现谢凌烨好像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注意到苏秀兰。

  花静熏眨了眨眼睛,看着谢凌烨。

  谢凌烨低头温柔的看花静熏,“怎么了?是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  花静熏看着谢凌烨眼里只有她的样子,心里泛起一波波的暖流来。

  花静熏用手指了指外面,指着苏秀兰的方向道:“她刚刚好像叫的是你。”

  谢凌烨略有诧异,他的注意力都在花静熏身上,压根没注意到外面的任何动静。

  谢凌烨顺着花静熏的手指方向看过去,当看到苏秀兰的时候,他眼底迸射出杀气。

  苏秀兰见这个男人看过来的时候,本来还激动着一副准备洋洋得意的样子。

  但是当她看到这个男人眼底的杀气时,她整个人都仿佛被冰冻在了原地,嘴巴张着,完全反应不过来,说不出话来。

  那股威压上来,她都有一种要死的感觉。

  她完全能看清楚,这个男人眼底毫不掩饰的杀意,和对端木青痕是一样的。

  她现在就算是想说话,也被这股威压给压制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她一瞬间,全身开始恐惧了起来。

  苏秀兰这才意识到,刚刚她是送上来找死的。

  想到端木青痕的样子,苏秀兰的腿也开始打颤。

  她现在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了,她现在就想赶快跑,这个强大的男人要杀人,那可能真的跟碾压蚂蚁一样的。

  她怕死,她不能死。

  这个男人,她不敢肖想了。

  她要留着命。

  她现在想呐喊,大声的说出话来,却说不出话来。

  而且这会她也注意到周围百姓们都用什么眼神,用什么话语来说她。

  她现在就想逃开这里。

  可是她的脚根本不能动。

  花静熏这会也看清楚了,她自然是看清楚了苏秀兰恐惧的样子。

  似乎跟刚刚端木青痕的恐惧一样。

  这样的苏秀兰,说实话,花静熏看了,其实很解气的。

  以前苏秀兰几乎是鼻孔朝天看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仗着是苏家的小姐,为所欲为的,更是想杀人就杀人。

  看到她这样,她内心还真的是痛快。

  她看向谢凌烨,发现谢凌烨眼中完全就是杀气,对苏秀兰的杀气。

  她嘴角抽了抽,好吧,谢凌烨可能就没将苏秀兰当女人看。

  可能刚刚她和谢凌烨想的不一样。

  谢凌烨转头看花静熏,眼神就柔和了起来,“杀了她吗?”

  仿佛只要一句话,谢凌烨就会杀了苏秀兰一样。

  真的就在花静熏的一句话上。

  花静熏感动于谢凌烨的维护,而且谢凌烨眼里只有她的感觉,让她有一种非常踏实的感觉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