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群里很多人看着这一幕,议论着,仿佛见怪不怪的。

  花静熏能听清楚,什么欧阳家,欧阳家小姐?

  花静熏听着路边的百姓们在那感慨。

  “这欧阳家的人从来不按照规则来的,想这样就怎样,也没人敢管。”

  “可不是,当地的人知道避开欧阳家,这马上就是紫宗学院的入学考试了,外地来的人多,可能不知道欧阳家。”

  “一些有背景的家族,自然会打听紫城的情况,知道欧阳家的。”

  “但是一般外来的人,是不知道当地的一些规则的。”

  “还记得以前有人不知道给欧阳家让路,听说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被杀了。”

  “肯定跟欧阳家有关,但是强者说了算的规则,谁也不敢说什么,再说也没有证据。”

  ……

  前面的车停了下来,花静熏他们这一行的车也不得不停下来。

  花静熏凝聚玄力后,远处的声音也是很容易听清楚的。

  她眉心蹙着,自从知道谢凌烨的世界后,她就喜欢那样和平的社会,没有这样的弱肉强食。

  和谢凌烨在一起那么长时间,花静熏也习惯了去看他的神色。

  花静熏去看旁边的谢凌烨,只觉得谢凌烨的神色淡淡,看不出喜怒来。

  但是她和谢凌烨待过这么段时间,也能看出,此时他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讥诮。

  他的眼神都带着蔑视一切的光芒。

  虽然很淡很浅,但是花静熏看的很清楚。

  花静熏抿了抿唇,想说什么,却终究没开口。

  也许是花静熏的眼神太“炽热”,谢凌烨转头看她,握住她的手道: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  谢凌烨只是本能的想着要保护花静熏,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。

  别的,他不会在意。

  花静熏的心里暖暖的,“我没关系的,我不想让那些人在你面前嚣张。”

  她总觉得谢凌烨应该是高高在上的,那么的尊贵,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在他面前嚣张。

  她内心就是这种感觉。

  谢凌烨笑着安慰花静熏,“放心,他们还不够资格。”

  谢凌烨一开始让属下准备低调的车,也是不想惹事,想低调的将花静熏送到紫宗学院。

 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,他可以让人在他面前如此嚣张。

  “待会,无论发生什么,都别害怕。”

  花静熏摇头,“不会的。”

  她知道中州大6这里的残酷,弱肉强食,这里是强者生存的地方。

  她看不惯这些,但是她的力量弱小,改变不了这些,但是她也不会害怕什么。

  以前弱小隐忍根本不管用,所以她不会再隐忍,不会再弱了,她要强大,从内心深处就要强大起来。谢凌烨摸了摸花静熏的头发,觉得她真的是可爱无比。

  就在这一会,前面的几辆车开始倒车原路返回。

  其实这里的路很宽敞,欧阳家的车就算是逆行也能通过去,但是他们偏偏要仗势欺人。

  也或许是为了警告这些来紫城的人,他们欧阳家说了算。

  这是一种示威。

  眼看前面的几辆车就这样66续续的返回,然后就到了谢凌烨他们这几辆车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