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嘉腾想,茶倾萝的脑回路可能真的跟普通人不一样。

  无论是说话还是思维,都不是在一个频道上。

  南嘉腾深深的看着茶倾萝,对上她灵动的大眼睛,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他似乎也在斟酌着词汇,如何说服茶倾萝。

  “茶倾萝,男女之间是要有感情,才能做男女朋友的,你明白吗?”

  茶倾萝点头,“嗯嗯,有感情啊!”

  南嘉腾无奈的叹了口气,别的话再说不下去了。

  因为他通过今天的了解,就知道茶倾萝是什么样的性格了。

  他说一句,她总有无数句来回答,而且回答的还会是一个意思。

  南嘉腾突然间觉得也吃不下去了,他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去。

  擦倾萝看着他往外走,道:“你还没吃完饭呢!”

  “不吃了。”

  茶倾萝上前拉住南嘉腾的胳膊道:“浪费粮食很可耻的,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,你根本不知道粮食来的多不容易。”

  她以前在乡下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过,爷爷奶奶那么大的年纪了,还在劳作,夏天天热的时候,他们都要去地里忙活,晒的皮肤都是黑的,身上一直出汗。

  很冷的时候,他们也会去山上收拾草,好回去烧火用。

  所以茶倾萝那么的珍惜粮食,珍惜美食。

  她可以多花钱买吃的,但是她买的吃的一定都会吃掉。

  她不会浪费。

  旁人她管不了,但是南嘉腾,她不想让他浪费。

  她潜意识里就是想让南嘉腾做一个珍惜粮食的人。

  那样才符合他的形象。

  南嘉腾听到茶倾萝说这句话的时候,突然有所触动。

  他脚步顿住,转头看茶倾萝,看到她眼底认真执着的光芒,再想着她刚刚这句话,他若有所动。

  也许茶倾萝说了那么多话,也只有这句话,让南嘉腾有很深的触动。

  他感觉到手臂上的力度,低头看去,发现茶倾萝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,一副他不吃完不许走的样子。

  南嘉腾眼底闪过一道幽光,然后轻轻的笑了。

  这一次笑的很纯粹,笑容是达眼底的。

  “好。”

  一个字,南嘉腾的脚步收了回来,然后重新坐在餐桌前,开始将还没怎么吃的饭菜吃下去。

  茶倾萝也继续吃的,她不要浪费粮食。

  想到爷爷奶奶,茶倾萝心里是伤感的。

  爷爷奶奶在她十岁的时候没了,后来他爸爸才逐渐建立起了一个小帮派。

  那时候,她爸爸有点钱了,可惜爷爷奶奶不在了。

  父亲有时候喝醉酒了,在嘴里就会念着一句话,“子欲养而亲不在。”

  有时候,父亲说着这句话的时候,还会哭起来。

  所以,她努力的让她变得阳光明媚,这样,父亲或许能开心一些。

  还有爷爷奶奶也是希望她做一个散发阳光的女孩子。

  她能理解父亲的感觉,想好好孝顺爷爷奶奶的时候,他们却不在了。

  所以,她要努力保住自己父亲的小帮派,无论系统说的话是真是假,她都当真了,她会跟南嘉腾搞好关系。

  她会保住亲人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