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倾萝脸色变幻了下,摇了摇头,道:“我觉得那几个女生说的也是对的,我还是要脸的,不能太不要脸了。”

  柳宁宁听到茶倾萝的这句话,眼眸都睁大了。

  她都有些不相信,这样的话是茶倾萝说出来的。

  在她的印象中,茶倾萝一直都是直爽的性子,才不会在乎别人去说什么,她应该是恣意洒脱的。

  但是此刻,茶倾萝说话的时候,似乎还有些叹气的样子,这让柳宁宁感觉到,茶倾萝心里是忧伤的。茶倾萝的变化估计也是因为南嘉腾。

  她不懂感情,但是她觉得,应该是因为南嘉腾。

  柳宁宁觉得,她应该给茶倾萝一些安慰,“倾萝,我觉得,是她们故意这样说的,她们应该是羡慕你的恣意和洒脱,她们自己做不到,就在背后编排你。”

  顿了下,柳宁宁继续道:“我那会,一直努力学习,有时候同学都在背后,故意用惊讶的语气说,那个柳宁宁又在学习,她的作业都做完了,其实都是讽刺的语调,好像我学习是多么不合群一样……后来,当我考上t大,她们无法上大学的时候,那时候她们什么讽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,我就觉得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不应该被别人的言论所影响……

  我以前有个同桌,跟那几个女生关系很好,她本来学习也很好,但是她每次学习,那几个女生就一副惊讶的样子,她为了合群,她也就不那么用功了,后来高考结束后,她跟我聊天,感慨这些……

  她都觉得很后悔,她说她不应该被别人的言论影响的,她说那几个女生,其实不愿意用功,生怕别人比她们还努力,故意那样说话,其实也是妒忌……”

  柳宁宁说了很多话,她是将茶倾萝当朋友,所以将她的心里话都说出来。

  她刚来报到的时候,那一天,也是茶倾萝和紫菱熙照顾她的感受,真心帮助她。

  她在别的方面帮不了茶倾萝,但是她还是想劝劝她,她不想让茶倾萝变的。

  茶倾萝是聪明的,所以她将柳宁宁的话都听了进去,也听懂了。

  茶倾萝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柳宁宁的肩膀,“宁宁,谢谢你。”

  因为柳宁宁的一席话,她突然心情就好了。

  其实有时候人钻牛角尖的时候,旁人的几句话就能宽慰的了。

  自己是无法开导自己的。

  茶倾萝带着零食,拉着柳宁宁往宿舍楼走去了。

  ……

  另一边,晚会结束后,紫菱熙就飞奔着跑到了宿舍楼下。

  她就在宿舍楼一层大厅的那个地方,站着,等着。

  她在窗户那往外看着。

  她想着,等皇洛修一来,她就可以跑出去。

  她是真的很想皇洛修。

  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紫菱熙还是小姑娘,哪怕努力想矜持着,也矜持不来。

  她本来还在盼着到周末可以见到皇洛修的。

  她真的没想到,今天他来了学校,晚会结束还过来找她。

  对紫菱熙来说,这一切就是惊喜啊。

  她可以见到喜欢的人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