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城轩说话的时候,还有些激动,他更是一把抓住南嘉腾的胳膊。

  仿佛生怕南嘉腾没看到一样。

  实在是那英姿飒爽的身影,真的就是茶倾萝,茶学妹的。

  跟她平日完全不一样,不一个风格。

  他原来以为,茶学妹就是那种很逗很粘人的小女生。

  现在看她军训的样子,才知道,那气场那气势那魄力,真真是明媚耀眼。

  那一个班级的人,都穿着军训服,都在军训,可是偏偏茶倾萝身上有一种气势,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势,不对,是魅力,这种让人惊艳的感觉,真真是不一样。

  是完全的让人欣赏,让人眼前一亮的。

  所以他才忍不住那么的激动。

  就跟发现了一件特别好看的东西一样,忍不住让身边的人也赶快看一看。

  此时季城轩就是这样一种心态。

  其实,当整个军训场地,大家都穿着军训服,戴着军训帽子的时候,长什么样子,在远处是看不出来的。

  就觉得一眼望去,就是军训服的颜色。

  但是这时候,如果有人让人惊艳的话,那就是真的靠气场和魅力了。

  穿着军训服的杨曼琴,脱下了高跟鞋,并没什么特点。

  但是茶倾萝就不一样了,茶倾萝的气场很足,军训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的带劲。

  季城轩的眼睛都跟着发亮。

  南嘉腾的脚步一顿,其实不用季城轩说,他也注意到了管理学一班军训生里的茶倾萝。

  她很独特,有一种不由自主将人视线吸引过去的感觉。

  她就仿佛磁铁一样,让人忍不住关注着。

  南嘉腾也是神色一动,这样的茶倾萝,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。

  跟之前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  这样的茶倾萝,有一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  因为南嘉腾的家世特点,家族其实也是横跨黑、白两道的。

  所以他其实从骨子里比较欣赏那种有魄力的女生,就是带着力量美的。

  所以这一刻,茶倾萝让他惊艳了。

  他自嘲的笑了笑,原来他是真的不了解这个丫头。

  也是,刚开学几天,怎么可能全部了解。

  季城轩没听到南嘉腾说话,他转头一看,就看到南嘉腾停下了脚步,朝着那个方向看去。

  季城轩看着南嘉腾的目光,他发现,南嘉腾的眼中似乎有光芒在闪烁,明明灭灭的,那么的幽深,如同漩涡一样,似乎都能将人给吞进去一样。

  季城轩看了看南嘉腾,然后看了看管理学一班的班级那。

  他觉得,季城轩一定是在看茶倾萝,而不是看那什么杨曼琴。

  那个杨曼琴,之前在晚会上的时候,穿着礼服可能很不一样。

  可是在军训的时候,杨曼琴就没那个气场了。

  她穿着军训服,戴着军训帽子的话,老远看,都看不出她就是杨曼琴,感觉扔在人群里,都认不出来。

  所以季城轩也相信,南嘉腾在看茶倾萝。

  季城轩神色动了动,看着南嘉腾,道:“我就觉得茶学妹身上还有很多神秘之处,应该会不断给人惊喜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