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倾萝和紫菱熙都是非常直接的性子,不喜欢拐弯抹角,更不喜欢来阴的。

  尤其对女生,哪怕李文禾再坏,两个人也是喜欢直接开门见山的谈事情。

  李文禾低着头,神色变了变道:“我不知道视频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紫菱熙冷笑了下,“非要让我们拿出证据来,你才能好好说话?”

  证据?

  李文禾嘴角勾起一个阴阴的笑容,她觉得她做的天衣无缝,谁能找到证据!

  就茶倾萝和紫菱熙这两个粗暴的女人吗?

  而且她自认为她背后也有背景的,不是这两个会武的女人能惹的起的。

  她就是想让学校开除茶倾萝。

  在茶倾萝和紫菱熙并没注意到的时候,李文禾低着头的时候,眼底闪过一道阴狠的光芒。

  反正她就坐在这里,不说话,看茶倾萝和紫菱熙能对她怎么办。

  反正这里也是公众场合,而且又不是学校,她怕什么。

  紫菱熙和茶倾萝看着李文禾这个样子,诡异的笑了笑。

  很好,这是不把她们两个放在眼里啊!

  茶倾萝和紫菱熙也不着急,就在那里坐着不说话,比耐心,她们两个人有的是耐心。

  反正也挺无聊的,就在这里坐坐看看外面的景色。

  茶倾萝和紫菱熙也不说话,李文禾就诧异了起来。

  而且沉默的时间并不短。

  不一会,有服务员送上了饮料来。

  两个人也给李文禾点了一杯,这点钱她们还是有的。

  三个人就在这里静静地喝饮料。

  李文禾也不敢喝,她不时的悄悄抬头看茶倾萝和紫菱熙的神色,她发现这两个人的神色惬意平静,喝着茶看着景……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她开始慌乱了起来,因为此时她已经猜不出这两个人的心思了。

  就在李文禾慌乱不安,头脑混乱的时候,茶倾萝才一边喝着饮料,一边缓缓开口道:“李文禾,t国xx城李副市长的女儿,叔叔是t国国都政要部门某长官的心腹……母亲是杨家的远方亲戚,跟杨家有所走动……昨天晚上,李文禾的帐目张有一笔资金的转出……这笔资金一部分转入著名业余水军团队的账户名下……在近期的电话通讯中,你有跟你所谓的远方表妹杨曼琴通过电话……”

  茶倾萝就这样懒散的一句一句说出来,却把李文禾吓的一下子站起来了。

  接着,茶倾萝从口袋里将资料全部拿出来了,包括李文禾的通讯记录,包括她的转账记录……

  李文禾看到这些,吓懵了。

  她颤抖的开口道: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紫菱熙冷冷笑了下,“怎么,不相信我们有这么详细的资料,不相信我们能找到证据?还要不要再详细的证据?”

  李文禾这一次是真的不敢再抱有侥幸心理了,这两个女人,真的猛!

  她脸色发白的道:“我……饶了我。”

  她知道,这两个人能查出这么多的信息资料,不是她能惹的。

  她父亲走的是政途,一直都跟她说,不该惹的人不能惹。

  她是糊涂了,“饶了我,是我一个人做的,跟我家没关系。”

  她现在害怕的是茶倾萝或者紫菱熙有实力能让她父亲下台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