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锦甜心跳加速,呼吸都有些窒息。

  她已经二十岁了,并不是什么都不懂。

  以前,西容浮尘对她,总是非常温柔的,吻也是温柔的吻着,就是浅尝辄止。

  其实那样,才是最煎熬的,每次心起火的时候,西容浮尘就会停下来。

  尘哥哥每次吻着停下来,眼底的隐忍光芒,她都能看清楚。

  她知道,他在珍惜她。

  但是她虽然表面上保守,骨子里其实是很大胆的。

  因为这是她爱的尘哥哥,所以她无所畏惧的。

  她内心也是有渴望的,她的内心其实是住着一个野兽的。

  总想着将她的尘哥哥给吃了。

  但是她不能表现成那样。

  她不想破坏她在尘哥哥心中美好的感觉。

  所以她一直都保持着一个样子。

  当然,之前晚上睡觉的时候,尘哥哥也会来她房间,给她热牛奶喝,或者给她准备点零食。

  这时候,她会喜欢和尘哥哥抱一抱。

  有时候也会吻着。

  但是尘哥哥都是温柔的吻她,在失控前停下来。

  那时候尘哥哥总是温柔的给她盖好被子,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一下,或者抱她一会,“乖,睡吧……”

  其实那时候,她多希望尘哥哥可以留下来,可以对她做一些别的,进一步的,深入的亲密接触……

  但是尘哥哥总是忍着,看似真的很珍惜她爱护她。

  不过尘哥哥不了解她的内心。

  她内心是有野兽的。

  当然这个野兽以前不存在,是因为和尘哥哥住在一起后,才存在的野兽。

  吻着吻着的时候,这个野兽就会突然冒出来。

  其实段锦甜很喜欢现在狂猛的尘哥哥。

  西容浮尘眼底闪过幽深暗沉的光芒,他忍着太久,所以这会吻段锦甜的时候,完全是带着狂风暴雨。

  他就仿佛将身体里的野兽释放出来,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全身都在叫嚣着。

  一个长长的深吻,根本不够,他想要的更多。

 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开始在段锦甜身上点火。

  段锦甜整个人颤栗的厉害,这种过电一样的感觉,让她化成了水,全身也很舒服。

  她攀附着西容浮尘,轻轻软软的道:“尘哥哥……”

  娇柔的音调,让西容浮尘更加无法克制自己。

  “甜儿……”

  唇齿呢喃的时候,喊出这个声音的时候,西容浮尘的声音都是沙哑的,他紧紧贴着段锦甜,紧紧抱着她。

  似乎要将她融入身体里。

  “尘哥哥……尘哥哥……”

  段锦甜根本就站不稳,她感觉她真的成了水一样,她的心跳都仿佛要从喉咙里出来一样。

  发出的音调都是从喉咙里出来的。

  娇柔成水,她自己似乎都难以相信那是她的声音。

  西容浮尘将段锦甜抱在怀里,手是滚烫的,更是带着轻颤,他因为隐忍,额头都冒出细密的汗来。

  他的吻很重,也很急切,因为隐忍太久,所以这个吻太过深沉。

  “乖,甜儿……”

  西容浮尘的声音不同于平日的清雅温润,这时候带着靡丽的磁性,性感无比。

  段锦甜听着他的声音,也完全意乱情迷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