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日段锦甜的话也不是那么的多,这时候,也是忍不住将心里所想的都跟西容浮尘说出来。

  西容浮尘耐心的静静的听着。

  就这样,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很久。

  西容浮尘虽然还是想这样一直抱着段锦甜不松手,但是他也是理智的。

  时间再长的话,会饿着段锦甜的,毕竟昨晚他是累着段锦甜了,可不能早晨还饿着她。

  西容浮尘吻了吻段锦甜的额头,“甜儿,先躺会,我去准备早饭。”

  总统府虽然有专门的御厨,若非必要,大多时间,西容浮尘还是喜欢自己做饭给段锦甜吃的。

  有时候段锦甜没什么事,也会在家里弄点水果,和西容浮尘一起坐在沙发上吃。

  其实如今的西容浮尘,生活的才像一个正常的人。

  忙完了,会和段锦甜一起吃饭,散散步,看看电视,讨论讨论。

  段锦甜看着时间不早了,也想跟着起床,却被西容浮尘重新按在床上,“乖,昨晚累着你了,先休息。”

  段锦甜终究才二十岁,再脸皮厚,这时候也因为这句话脸红了。

  尤其西容浮尘已经起床了,全身带着清冷慵懒的气息,让她迷醉。

  她觉得,她是越来越爱她的尘哥哥了。

  看着段锦甜脸上的光芒,妩媚中带着清纯,那是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一种气质,让西容浮尘忍不住心动。

  他略带沙哑的开口道:“甜儿,疼吗?”

  段锦甜有些迷蒙,疼什么?

  当她对上西容浮尘幽幽的眼神时,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。

  她这会感觉着,微微有些麻的疼,但也不是很疼。

  西容浮尘虽然昨晚很疯狂,但是也有照顾她的感觉,也是很温柔的。

  她能感觉到。

  “不……不疼,真的……”

  西容浮尘看着段锦甜这个样子,真的是心都醉了,软的不成样子,恨不能将段锦甜就这样放在心尖上,好好疼着。

  西容浮尘现在都是不知道如何再好好疼着她。

  那种爱到极致的感觉,让他的心都是满的。

  西容浮尘伸手轻抚段锦甜的脸颊,他的动作很轻很柔,仿佛对待珍宝一样。

  而且手下的触感,那么多的柔滑,仿佛丝绸一样,让他想起昨夜手下的触感。

  西容浮尘的身体一僵,他感觉,她对他的影响力太大,让他根本无法克制。

  不过西容浮尘的自制力很强,他温声道:“第一次会疼,以后就不疼了,我会轻点。”

  段锦甜都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,她赶忙用被子捂住自己。

  西容浮尘看着段锦甜害羞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笑,心情很是畅快。

  “再躺会,早饭好了叫你。”

  西容浮尘给段锦甜掖了掖被角,然后走出房间,洗漱后,开始做早饭。

  做早饭的时候,西容浮尘脑海里想的是,如何和段锦甜早点办仪式。

  段锦甜现在才二十岁,虽然也不小了,但是他知道,段叔叔还有白姨他们都很疼段锦甜,肯定不想让她才二十岁就成家的。

  但是,他私心里是想将段锦甜早点娶回家的。

  所以哪怕段锦甜不在乎仪式如何,他也想给段锦甜好的,想告诉所有人,她是他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