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菱熙目光灼灼的看着皇洛修,眼中都带着两簇火苗。

  皇洛修在这样的眼神下,身体僵了僵。

  紫菱熙听着皇洛修刚刚那句话,撇嘴道:“哥哥明明可以不用难受的。”

  说着,紫菱熙咽了咽口水,大胆的抓住皇洛修的手往自己身前放。

  但是皇洛修的动作更快,紫菱熙的力气压根不能跟皇洛修的力气比。

  皇洛修喉咙滚动了下,道:“菱熙,听话,你十八岁了,不能任性,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乖乖睡觉,时间不早了,你第二天还要去军训。”

  紫菱熙这时候是真的很兴奋,她压根都不想着第二天军训的事情,她现在甚至都舍不得睡觉,她就想这样一直看着皇洛修。

  虽然一个多周没见皇洛修,但是她却感觉很久都没有见他了。

  她真的很想他,信息上说想念,并不是假的,那是她的真心话。

  而且紫菱熙甚至都想着,第二天上午可以请假的。

  她也不是任性,她就是军训的时候,很认真的军训,所有的动作都努力做到标准。

  不过该玩的时候,她也想玩。

  比如,明天她就不想去军训,就想和她的哥哥待在一起。

  她很珍惜每一分每一秒。

  为什么在她看来,哥哥就是那么的理智。

  不能任性?

  好吧,她继续早起去军训。

  “睡吧!”

  说完这句话,皇洛修便闭上了眼睛,似乎累了,要休息。

  紫菱熙很不甘心,眨了眨眼睛,看了好一会皇洛修,确定他是要睡觉。

  她也安静的躺着,不再闹腾,也不说话。

  紫菱熙躺下也是睡不着的,尤其皇洛修的气息那么的浓烈,那么的好闻。

  她真的忍不住想靠近再靠近。

  他对她就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  尤其躺在他身侧,怎么可能无动于衷。

  可是明明他是男的,她是女的。

  她觉得小说里说的,那些场景,怎么在她和皇洛修这里,就这么不一样,明明应该是哥哥抱过来的啊!

  紫菱熙想了想,也想不明白。

  她控制着内心要抓狂的情绪,然后数羊,数着数着,睡着了。

  等紫菱熙睡着了,皇洛修才睁开眼睛。

  他听着她熟睡的清浅声音,眼底闪过一道幽光。

  他侧身,手肘撑着头,深深的看着紫菱熙。

  然后叹了口气,温柔的摸了摸紫菱熙的头发,给两人盖好被子,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  但是这会是皇洛修睡不着。

  少女的清香气息就萦绕在耳边,他是男人,怎么会无动于衷。

  尤其刚刚,这丫头爬到他身上,主动吻他,撩的他身体起火。

  在床上躺了一会,皇洛修轻轻的起身,然后去了客厅。

  接着去了浴室洗了个澡。

  等他重新回卧室的时候,发现紫菱熙醒了。

  “怎么醒了?”

  紫菱熙揉了揉眼睛,看着皇洛修,“哥哥去洗澡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哥哥睡觉前明明洗过。”

  紫菱熙这时候,眼睛紧紧盯着皇洛修看。

  虽然此时卧室并没有开灯,但是外面街道的灯光映射在屋内,还是带着点点光芒的。

  让紫菱熙隐隐能看到皇洛修的样子。

  此时的紫菱熙,眼中带着明明灭灭的光芒,让人心悸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