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宁宁听着电话那头家里人的声音,心里又满又酸涩。

  她为之前的一些想法羞愧。

  她竟然想着拿奖学金去打扮……竟然没想着要好好学习。

  可是这一刻,听到父母和弟弟妹妹期盼的声音,她更加坚定了要好好学习的决心。

  打完电话后,柳宁宁在花园里的一个长椅上坐下来,然后偷偷的哭了起来。

  这个地方比较隐蔽,周围都是一些树,而是是晚上,她可以哭一哭。

  白天父母在山里干活,她打电话肯定找不到他们。

  所以她也只能在晚上打电话。

  她来大学之前,从来没离家这么远过。

  她是真的很想家,想父母想弟弟妹妹。

  其实人走的多远,都会想家的。

  这时候,柳宁宁想起一首诗来,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,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

  嘴里念着这首诗,心里就格外想念父母。

  也许是人长大了,就更能体会父母的不容易。

  在柳宁宁默默哭的时候,她不知道她身边站了一个人。

  洛焰霄平日其实并不喜欢学校放长假,学校放长假,他会更加孤单。

  因为他不想回家。

  每次不想回家的时候,他都会想到柳宁宁。

  放假了,很多人回家了,他觉得柳宁宁应该没回家。

  不过他去图书馆转了一圈,并没有看到柳宁宁。

  索性,他也就在校园走了走。

  走到这处的时候,却听到隐隐的哭声,他本来不是多管闲事的人,但是却发现是柳宁宁。

  然后他就走了过来。

  他从来不知道,柳宁宁还会这样哭。

  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,他也生怕打扰到柳宁宁,所以他就在旁边站着看着。

  可是站了好一会,发现柳宁宁还在哭。

  他诧异着,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吗?怎么这么爱哭。

  他犹豫了下,还是开口道:“喂,柳宁宁别哭了,在哭就哭成河了,我们学校有一条河了,不缺河水了。”

  柳宁宁本来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,乍然听到一个声音,猛然抬头。

  她就对上了洛焰霄的眼眸。

  她睁大眼睛不敢相信,洛焰霄?

  他……他怎么在这里?

  军训这两个周,她都没怎么碰到洛焰霄了。

  洛焰霄咳嗽了一声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来,“你擦擦眼泪吧,你看你哭的眼睛都红了,是不是谁欺负你了?”

  洛焰霄想着,要是谁欺负柳宁宁,就是欠揍了。

  以前上学的时候,也有女生在他面前哭,他无动于衷的,但是柳宁宁哭成这样,觉得她可能是真的伤心,要不也不回躲在这里。

  他本来觉得不应该打扰的,但是又不能放任她在这里一直哭下去吧。

  柳宁宁感激的看了一眼洛焰霄,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,“谢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,你……你怎么就哭了?”

  “没人欺负我,我只是想家了。”

  “想家?”

  洛焰霄对这两个字非常的陌生,并不知道想家是一种什么感觉。

  柳宁宁看着洛焰霄淡漠的神色,突然间想起他之前说的,说他父母几乎都不回家的,可能跟他说了,他也不懂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