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眉心一蹙,连忙安慰道:“阿雪,孩子们都很好,别担心,照顾好自己,等你回家。”

  云碧雪点头,其实她也好想抱抱谢黎墨。

  人真的很奇怪,忙碌的时候,光顾着忙事情了,一静下心来,就会想念自己所爱的人。

  想念了,就想听到他的声音,可是听到声音还想看看,可是视频上看了,却根本没用,还会让她想抱抱他们。

  她想靠在谢黎墨怀里说话。

  每次他在自己身边,哪怕她故意矫情,他也都会哄着自己,那样的耐心。

  现在想想,也许真的就是他宠着自己,她才可以纵容自己,放纵自己。

  云碧雪用手指抠着手机屏幕,似乎就是想抱抱谢黎墨。

  谢黎墨依然耐心的哄着云碧雪,“阿雪,乖,照顾好自己,家里的一切你都不用担心,好不容易去看爷爷,你多陪陪爷爷,心情好一点,恩?”

  对于云碧雪,谢黎墨就如同他最初说的那样,会将她当成宝当成孩子去宠的。

  哪怕如今有了两个孩子,在谢黎墨心中,也是云碧雪最重要的。

  爱着两个孩子,也只是因为那是他和碧雪的爱清结晶。

  昨天云碧雪给谢黎墨打电话报平安,也跟谢黎墨说了下爷爷的情况,知道爷爷都挺好的,谢黎墨也就放心了。

  他唯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夫人。

  想到她今天的事情,谢黎墨神色一凝道:“还有,阿雪,那个王立山还有卢文姿,你少接触,这两人必定有谋算。”

  “我知道,这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,估计对王家继承人的位置有兴趣,不过表哥说了,他准备动卢家。”

  “恩,这段时间,你不要单独出门活动。”

  知道谢黎墨不放心他,云碧雪也认真点头道:“放心,云冬在我身边,而且表哥在我周围安排了王氏影卫。”

  “对了,黎墨,你知道那些古字符吗?你见多识广,会不会认识?”

  其实在云碧雪眼中,谢黎墨总是给她无所不能,特别强大的感觉。

  谢黎墨知道这关乎云碧雪母亲的线索,他也极为重视,“你发过来,我看看,研究下,还有那木梳的气味你给我描述下,我让人查查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待谢黎墨看到手机上的古字符时,心里也一动,“这种字符,我谢氏古籍里有记载,我会解读一下。”

  在这之前,谢黎墨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,就让影首拿着古籍一块来的,如今正好在他手中。

  “恩恩。”云碧雪相信谢黎墨会有办法。

  她真的好期待和母亲见面,她在心中潜意识的认为,母亲和父亲一定还活着。

  云碧雪接着把木梳的香味给谢黎墨说了下,谢黎墨也记在脑海里。

  在视频上说了会话,云碧雪这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。

  她躺在床上,看着空寂的房间,真的不习惯,甚至有些惆怅,也挂念着妹妹碧露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碧露要是知道还有一个表哥,应该特别的开心。

  此时的云碧露还在黑龙党内部,并不知道她还多了个表哥。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