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倾萝听着紫菱熙的安慰,心情好了一点。

  她是真的从心里挺喜欢南嘉腾的。

  要不是为了南嘉腾,她也不会参加那什么绘画比赛。

  她并不是追逐名利的人,但是她想为了南嘉腾参赛。

  两个人说着话去了餐厅。

  等吃饱饭,茶倾萝去准备比赛去了,还有两天,她就要参赛了。

  紫菱熙忍不住给皇洛修打了个电话。

  皇洛修神色本来是冷厉的,一看到紫菱熙打来的电话,神色就柔和了起来。

  “喂,菱熙。”

  皇洛修哪怕是对着手机,神色都是柔和的,声音低醇悦耳,带着磁性。

  紫菱熙光是听皇洛修的声音,心就忍不住悸动了起来。

 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,总容易想到昨天的事情。

  昨天哥哥很霸道,但是她能说她很喜欢吗?

  因为哥哥霸道起来,她能感觉到她被深深的在乎着。

  “哥哥,我想你了。”

  听到丫头说想他,皇洛修的心底仿佛被什么撞击了下,戳中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他的喉咙一动,略微沙哑的道:“哥哥也想你。”

  他现在知道,这丫头对他的影响力了,如何不想。

  正好现在没什么事,他准备去学校看看菱熙,顺便带菱熙在学校里走一走,让人知道,这丫头名花有主。

  想到紫菱熙的某同学,皇洛修的眼底就略过一道幽光。

  紫菱熙听到皇洛修回复的这句话,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她都能听到心打鼓的声音。

  以前皇洛修从来不会这样跟她说话,情绪从来都是内敛的,不表露出来。

  正因为他从来不表露,所以她总是猜不到他内心的想法,总是会患得患失。

  如今能听到哥哥也说想念,她感觉心都满了,泛起暖流来。

  听到喜欢的人也说想念,这种感觉,真的无法描述。

  她的嘴角都忍不住上扬起来。

  “哥哥,中午的时候,柳紫巧来找我了……”

  还没等紫菱熙说完,皇洛修的目光就沉了下来,他淡冷道:“她没伤到你吧?”

  “没有,哥哥是你做的吗?”

  “菱熙,如果哥哥说我做的呢,你会怕哥哥吗?你是我护着的人,谁都不能惹你不快,也不能让你不舒服,你不跟哥哥说,但是哥哥该知道的还是会知道……”

  她的情绪如何瞒得住他,他只需要一查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紫菱熙并不是怕皇洛修,她是感动。

  被喜欢的人如此维护着,她内心都升起安全感来。

  紫菱熙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口都泛起暖流,还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她从十三岁就喜欢哥哥了,如今哥哥给她回应了。

  不过激动归激动,紫菱熙还担心她如今的身份,如果要跟哥哥在一起,会不会被哥哥的父母阻拦?

  毕竟通过最近的事情,她也知道,哥哥的身份一定不简单,应该很厉害的吧!

  或许不是普通的豪门大族。

  可是她只是孤儿。

  这也是紫菱熙内心纠结的事情。

  不过她会努力变好的。

  皇洛修说完这句话,并没有听到紫菱熙的声音,他的心也跟着一颤。

  他是真的担心紫菱熙害怕他。

  “菱熙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