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曼琴说着话的时候,已经站起身,双手抱着,一身高傲的气势。

  她就这样睨着南嘉腾,气场十足。

  南嘉腾平日情绪内敛,但是这时候,也是释放出自己一身的气势。

 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对视,都有一种火花四射抨击的感觉。

  半晌,南嘉腾先将视线移开,“倾萝跟你说了?”

  “比赛的事情,以及你答应她的事情,我回宿舍问出来的。”

  杨曼琴自认为她不是什么好人,她想整谁自然可以整谁。

  但是她将茶倾萝是真的放在了重要的位置,所以她是极为护短的。

  南嘉腾在她这里的位置跟茶倾萝没法比。

  她哪怕跟南嘉腾说话的时候,字里行间也是很维护茶倾萝。

  “我的徒弟,平日有什么事都是会跟我说的,她很单纯,我可不想让她受伤。”

  南嘉腾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,“杨曼琴,这还真的不像你的作风。”

  “南嘉腾,只能说你自始至终都不了解我。”

  她有她的秘密,她杨曼琴从来都不是女的,但是南嘉腾却不知道,呵,他自然是不会了解她的。

  家族里知道她秘密的人也极少极少。

  茶倾萝叫她一声师父,她怎么也要为这个徒弟做点什么。

  南嘉腾也并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私事,他开口道:“我对倾萝说的是认真的,答应的也是认真的。”

  杨曼琴点头道:“那好,既然答应了,你就别让倾萝受伤,否则你也知道我的手段。”

  南嘉腾眼眸危险的眯起。

  他还真的从来不知道,杨曼琴会这样维护一个人,会这样做。

  突然间,他脑海里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。

  杨曼琴对什么都不感兴趣,对什么人也提不起兴趣来,两家也算是世交。

  这么些年,他只看到杨曼琴对茶倾萝很不一样。

  莫不是,她……她喜欢茶倾萝?

  可是杨曼琴明明是女的,这……

  就连南嘉腾脸色都变了。

  杨曼琴自然也看到了南嘉腾震惊的不可思议的眼神。

  她隐隐能猜出点什么,不过她懒的解释。

  杨曼琴开口道:“记住你说的话。”

  说着,她就往外走,走到门口的时候,似乎想到什么,开口道:“倾萝是很好的女孩,你要知道她的好。”

  这个社会,能找到那么简单纯净的女生,并不容易。

  而且茶倾萝的性格也很好。

  当然作为师父,肯定会认为徒弟好的。

  多的,杨曼琴也不会多说。

  说完,她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  南嘉腾站在办公室内,眼底闪过幽深的光芒。

  南嘉腾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。

  他完全不理解杨曼琴。

  但是在今天,他才猜测出来,杨曼琴一直以来那么奇怪,说话处事风格都各种不一样,难道是因为她喜欢的从来都是女生吗?

  所以她才会对茶倾萝那么不一样,才会那么维护她。

  南嘉腾想着,用手揉了揉眉心。

  这样的事实,他有些不太能理解。

  而且如果杨伯父和杨伯母知道了会如何?

  饶是南嘉腾平日再镇定的一个人,此时头也乱了起来,一时间都无法冷静的去思考去判断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