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逸泽抽了一口凉气,身体紧绷着,他抬头有些苦笑的看着云碧露,“丫头,听话,停下来。”

  云碧露嘟嘴道:“我不,你都不管我,也不让我去中心营,我好无聊。”

  皇逸泽一把抓住云碧露的手,轻声道:“今天不是带你出去逛街了?”

  “你知道我的意思,你为什么不答应,为什么?”

  云碧露是真的烦躁生气了。

  她低头,一下子在皇逸泽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。

  “嘶……”皇逸泽抽了口凉气。

  其实她咬的虽然用力,但他并不是疼,而是一种在她撩拨下的一种情动。

  这丫头,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  “丫头,停下来,你再这样,我会伤着你的。”

 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那冷静理智的神色,突然觉得没力了,她迈开腿,躺在床上道: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  皇逸泽知道拿她没办法,这丫头显然是心情不好,他拍了拍她的头道:“好了,乖乖睡觉。”

  说着,皇逸泽便起身要离开。

 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要离开的背影,冷不丁的开口道:“皇逸泽,你是不是怕我比赛输呀?你不相信我吗?”

  皇逸泽捏了捏眉心,有些无奈,他转头,拍了拍云碧露的头道:“别乱想,好好睡一觉,明天就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你说,我们虽然不是一个卧室,但在一个屋子,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吧?”

  “恩,你是我第一个带回家的人。”

  “那你以前还带回动物?”

  “只带回了一个猫。”想到曾经的那个猫,皇逸泽神色动了动,他握住云碧露的手,认真道:“丫头,要相信我,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。”

  “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。”

  “知道,睡吧。”

  ……

  云碧露是憋着一肚子郁闷的气,在皇逸泽走出卧室后,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  第二天就这样顶着一个黑眼圈起床了。

  吃饭的时候,皇逸泽看着云碧露的黑眼圈,心疼的问道:“是不是昨夜没睡好?”

  云碧露鼓着腮帮道:“都是因为你,才没睡好。”

  “好,都是我不好,吃饭吧,吃饱了,回去再睡一觉。”

  皇逸泽已然习惯性的给云碧露布菜,可是这会,云碧露不让皇逸泽动手。

  自己随便扒拉着吃了块蛋挞,道:“我吃饱了,你慢慢吃。”

  说着就回屋了。

  一连两天,云碧露每顿都是只吃一口饭,让皇逸泽心里无法平静了。

  要是一顿两顿的的这样,皇逸泽自然不会怀疑什么,可是两天都这样,这让他心里明白,这丫头是用这种防护四跟他抗议。

  这丫头不怎么吃饭,皇逸泽也是没食欲的,压根也吃不进饭去。

  这一天晚上。

  云碧露吃了几口饭道:“我吃饱了,回屋休息了。”

  皇逸泽直接来了火气,他豁然站起来,一把拽住云碧露的手,将她拉进自己的卧室,“说清楚,为什么不吃饭?”

  皇逸泽都觉得眉心直跳,想发火,却忍着,还舍不得对她动粗。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