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西容子烨就站在那里,没敢往前动,有一种担心,他走的近了,她会如泡沫般消失。

  曾经的她,青春活力无限,在学校的时候,她追着他满校园跑的时候,他都无法理解,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精力。

  那会排斥过,甚至厌恶过,却从没想到,有一天,他反而放不开了,反而心小了。

  在他最困难最贫穷的时候,所有人都离开,只有她坚持不懈,从来没有看不起他过,在她晶亮的眼神中,他总能看到一种对他信任的目光。

  “子烨,你一定会比他们强的,你这么努力,学习这么好,我相信你,一定会成功的。”

  这就是那会她给他的力量。

  但不可否认,在感情上,他是深深地伤害过她,但现在却不想放她走,只要她留在他身边,她要什么,他都能给,除了名分。

  白瑶瑶似有感应般,回头看了眼西容子烨,温和的笑道:“回来了?”

  这三个字让西容子烨心中一动,他听着,就仿佛妻子每天在等着丈夫回来。

  西容子烨突然心中升腾起一种无言的疼痛,他一步步走上前,一把抱紧白瑶瑶,“别想离开我,除了名分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。”

  白瑶瑶眼中闪过自嘲的光芒,她轻回抱住西容子烨,“你都是有未婚妻的人了,马上要结婚了,别说这样的话,让我伤心。”

  “瑶瑶,你还是爱我的对吗?”问着的时候,西容子烨将目光落在了那件正在织着的毛衣上面。

  白瑶瑶只是笑了笑,并未回答西容子烨的话,只是缓缓开口回忆道:“还记得以前吗?那会你很排斥我,我想尽办法讨你开心,为你都低到了尘埃里,也就只有给你织的毛衣,你才会穿,那会,你不知道我开心了好几天,后来才明白,其实,有时候不是你的,再怎么追也没用,你心里有初恋,就算是她后来嫁给了别人,你也觉得她比谁都重要,如今你又有了未婚妻,或许什么都不需要,但我还是怀念最初给你织毛衣时的时光。”

  白瑶瑶的这句话,让西容子烨心痛了,他想反驳,却发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也解释不出来。

  西容子烨不知道,这时候他理不清自己的感情,有一天当他真正明白后,差点就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人。

  白瑶瑶抱了抱西容子烨,“你知道吗?人生若只如初见,我宁愿从来没遇到过你。”

  西容子烨剑眉一动,眼中闪过冷硬愤怒的光芒,他双手掐住白瑶瑶的肩膀,“白瑶瑶,是你最初招惹我的。”

  “是呀,所以我后悔了,呵呵,西容子烨,我们别吵了,就当普通夫妻一样,好好相处吧?至少这样,我才会觉得自己名正言顺,不是你藏得不见光的情人。”

  白瑶瑶其实是了解西容子烨的,知道哪句话才能最刺痛他的心。

  西容子烨的双手无力的放下,“白瑶瑶,你果然知道怎样才能让我难过。”

  “西容子烨,别说的自己跟情圣一样,你不是不在乎吗?那怎么还会伤心难过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