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谢黎墨将这款礼服收好,然后挂在衣柜里,又从箱子里将首饰盒拿了出来放在梳妆台上,这才上床,抱着她入睡。

  秦家

  秦姑一直着急的要见秦淮翎,就是为了商业聚会的请帖,可是急的她团团转,秦淮翎也不现身,甚至都不接电话。

  秦姑压根联系不上秦淮翎,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,更别说要请帖了。

  她几乎可以肯定,请帖就在秦淮翎手里,谁拿着请帖去商业聚会,谁就能代表秦家,她好不容易爬到现在这个位置,怎么能让秦淮翎给取代。

  不行,一定不行,秦姑几乎发动所有力量寻找秦淮翎,但这一次就仿佛石沉大海一样,杳无音信。

  连续几天,她都以为秦淮翎没了消失了,可是知觉告诉秦姑,秦淮翎一定在宁安市的某个地方。

  她气的将桌子上的合同都撕碎了,由于连续几天的焦虑,嘴上都起了泡,看着镜子中她的形象,秦姑更是气的心都快炸开了,每天进出公司都戴着口罩,让人看不出她脸上的变化。

  就在她焦急万分的时候,秦淮翎主动出现在了她的家里。

  这一天,秦姑向往常一样回家的时候,刚打开灯,就看到坐在客厅的秦淮翎,那阴冷的目光仿佛淬着毒,完全吓了秦姑一跳。

  她脸色煞白,转瞬平静,看着秦淮翎道:“淮翎,你怎么来姑姑家,也都不说一声,最近一直在找你,生怕你出什么事,看到你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秦淮翎深深的看着秦姑,嘴角勾起一个戏谑梨花的弧度,低头时,眼底闪过一丝暗嘲。

  秦姑觉得今日的秦淮翎很奇怪,她心里有些打鼓,难道他知道些什么?他的神色很不对劲。

  秦淮翎平复心中的仇恨和怒火,抬头淡淡道:“秦姑,我的身体不适,一直没回来。”

  只是这样一解释,无论她信不信,秦淮翎都不在乎,一场属于秦家的无烟战争也就要开始了。

  秦姑也知道,秦淮翎的解释半真半假,她觉得无所谓,只要他回来了,让她继续掌控就行。

  秦姑将包挂在衣架上,也走到沙发旁坐下,倒好茶水递给秦淮翎:“先喝点水,看脸色又白了,吃饭了吗?没吃,姑妈给你做点。”

  秦淮翎淡冷的笑开,看着秦姑那张虚伪的脸,神色明灭难辨,就是这张脸一直扮演着慈爱的形象,少年时他相信她,以后再没相信过。

  “不麻烦姑了,我就是来坐坐。”

  秦姑被堵住话,脸色有些僵硬,一拍大腿笑道:“嗨,你看姑妈就是粗心,对了,你知道宁安市的商业聚会吗?我们秦家也在受邀之列,真是没想到。”

  果然进入了正题,秦淮翎也不拐弯抹角,从包里将仿真的请帖拿出来道:“姑,这是我收到的请帖,你看看。”

  秦姑眼睛一亮,忍不住就上前拿住请帖看,就是这个,真没想到,秦淮翎还亲自送来。

  看样子是她多想了,这孩子估计现在什么都不知道,只要继续被掌控在手里,什么都好说。

  秦姑笑着将请帖放下,然后开心道:“对了,淮翎,你老大不小了,该成家立业了,姑妈给你找了好多姑娘,你要是愿意,要不就见见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