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1t;!--章节内容开始--> 可以说,苏冷纤以前很自私的只考虑自己,可能自从跟周扬在一起后,她慢慢发现自己之前做的有多么错,也逐渐学会了去替别人想。

  她听着自己哥哥的话,就是很想哭,替哥哥心疼,替他难过,如果哥哥能再找个女人,她也不会这么难过。

  可是再苦再累,哥哥也不想找别的女人。

  她想,或许哥哥将带着对云碧雪的愧疚去度过这一生。

  但是她却没那个资格去劝说哥哥,毕竟造成如今这样的情况,她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  帝都天京城的安家

  安夜轩在得知云碧雪和谢黎墨的婚礼将要举行时,神色幽冷,握着笔的手狠狠一紧,差点都折断了手中的笔。

  “云碧雪!”念着这三个字,安夜轩的感情都是复杂的,可能想杀了,可能也带着恨意,但也有一种莫可名状的难过。

  他给自己解释,这种难过是因为楚菲儿。

  最后,安夜轩将笔一摔,扔在了地上。

  他想了半晌,找人安排了一件事,幽冷的对着宁安市的方向道:“云碧雪,我送你一份结婚贺礼,相信你会记忆很深的。”

  可是说完,安夜轩却捂着心口,有些不可名状的悲凉,他哈哈一笑,凭什么云碧雪可以那么快乐,而他现在却心中空旷找不到方向?

  突然他神色一变,大声道:“来人!”

  “是,安少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安排车,我去宁安市,有人要办婚礼,我怎么能不去呢!”

  “安少,现在是晚上!”

  想了想安夜轩道:“他们后天要办婚礼,我明天一早去宁安市也不晚,你先下去吧!”

  “是!”

  只是当第二天的时候,安夜轩要去宁安市却去不了了,因为帝都一夜之间,重要交通关卡发生了车撞尾的事情,将高架以及通往宁安市的高速路都堵住了,几个小时,道路就跟停车场一样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,安夜轩神色紧绷着,一直都没松懈下来。

  他冷淡的道:“路面走不通,就安排飞机吧!”

  他有种感觉,这种交通的堵塞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,否则怎么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呢?

  某属下不明白,为何安少会如此执着一定要参加某个人的婚礼,这种固执的执着让他明白不了,但不得不顺从的去做。

  就在某属下安排飞机的时候,有人匆匆忙忙将一张照片送到了安少的手上。

  当安夜轩看到这张照片后,整个人都颤抖了,他一把提住来人的衣领,焦急而又大声的问道:“快说,照片是哪里来的?”

  “是有一个戴着帽子和墨镜的人送到属下手上的,说您一定想知道。”

  安夜轩反应过来后,立马冷静的下令,“快让人去跟踪截住这个人,一定要找到。”这个背影是楚菲儿的,他不会认错,而且照片是最新的,这说明什么?

  楚菲儿一定还活着,一定还好好的活着,安夜轩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脸色都有些紧绷发红。

  吩咐下去后,他拿着照片开始不断的看,照片的背影就是帝都,那个大厦还是去年刚建的,即使是一个背影,他也知道是楚菲儿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